“轰隆!!——”

宛如一枚恒星下坠,肆虐的凤炎激荡开去数百万里!

换作宇宙中的别处,一般的星体根本挡不住这样的冲击波,但这里的凤栖梧纹丝不动,反而泛起一阵阵金色光晕,宛如受到了滋养。

饶是叶帆的剑盾,愣生生被打散,勉强算挡住了这一惊天撞击。

万剑之中,一只当空展翅的朱雀,将剑阵看作无物。

它散发着炽烈的高温,目光不善地盯着叶帆等几个。

“帝王级剑意……你是那个人类的剑神?”

叶帆突然觉得自己还挺有牌面,连这儿的朱雀都认识他。

“这位……朱雀前辈,这里莫非是你的领地?”

叶帆也不知道该叫大哥还是大姐,反正长大的朱雀肯定都比自己老,所以叫前辈没错。

“不仅是我的领地,这条臭蛇,和那两只小东西,在吃的是我给孩子预备的赤霞果!”

朱雀语气不屑道:“你是神龙氏,还是帝王级剑客,怎得还做偷鸡摸狗之事?”

蓝色条纹裙子清新少女阳光轻轻地投身在她的脸上

“偷几个果子算什么,我主人偷的东西可多了,还偷人呢!”

小金抬头,不满地怼了回去。

它被叫“臭蛇”,感觉被揭老底,非常不爽。

小金不是纯血龙族,靠着自己苦修,和遇到叶帆后的种种机遇,才摸爬滚打,一路担着“贪吃蛇”的名头,成了金龙。

有时候,小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条蛇能混到这地步,亘古少有了,所以常常在外人前以“小金大人”自居。

但其实遇到真正的高等纯血神兽,小金其实有点自卑。

叶帆瞪了小金一眼,但并没有打它。

毕竟,他也不喜欢,小金被骂。

“剑神,这就是你的家仆?你是怎么管教的?”朱雀冷眼道。

“这位前辈,我们吃了你的赤霞果,如有冒犯,我愿意赔偿。”

“但你开口就叫小金‘臭蛇’,未免太过分了,还有小金是我的家人,不是仆人。”

叶帆一脸坦然地说道。

小金眼巴巴看着叶帆,眼泪珠子都在打转了。

“主人……呜……”小金扁着嘴,直想哭。

朱雀则冷笑道:“它未经过‘龙池考验’,妖性未褪,浑身散发着‘蛇臭’,不是臭蛇是什么?”

“龙池?”叶帆皱眉道:“那是什么?”

小金则是心虚,默默低着头。

“你不知道?”朱雀不禁讶然。

“前辈请赐教”。

朱雀眯眼,“不是什么龙,都能称作‘龙’,龙种有万千,远超过我们朱雀,但真正能跟我们朱雀、白虎和玄武平起平坐的,只有‘神龙’!”

“只有神龙,才是龙族的王者。而任何非纯血龙族,想要成为神龙,只有经过‘龙池’试练!”

“从龙池跃龙门,才能洗去妖气,成为一条真正的龙!不然,永远只是妖,算不得神!!”

叶帆恍然,原来还有这样的一步!

难怪这朱雀动不动自称“本神”,原来神兽神兽,真的不是外形而已,它们内部也有严格的阶层划分。

“小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叶帆不由看向贪吃蛇。

小金很是尴尬的样子,显然不正常。

“主人……我听说,进龙池的……九死一生……咱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那你这样,能进化成青龙吗?”叶帆问。

小金沉默。

朱雀哂笑:“剑神,你未免也太小觑青龙了,只有青龙,才算真正是神兽中的王者……”

“即便我们朱雀一族,也不得不承认青龙的地位乃神兽之首……”

“五爪金龙?哪怕是真正的龙族,也没有青龙那无所不能的神力”。

“一条妖蛇,连真正的五爪金龙都不算,还指望进化成至尊的青龙?要真是如此,那青龙也不会如此罕见了”。

叶帆心里咯噔一下,果不其然!

就说,怎么小金成了五爪金龙,好像……也差了这么一口气。

哪怕自己各种大补之物养着它,也没见成长多少。

之前以为是小金天性比较胆小,现在才知道,小金还不是“正品”?

虽然觉得小金这货有点孬,都只差这一步了,还天天混吃混喝,也不努力上进点,争口气迈过龙门,那该多好?

但是,叶帆又不忍心,觉得小金也挺不容易的。

“你别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我又不靠你保护,你弱点也没事,怕死很正常”,叶帆叹道。

“主人……”小金听叶帆这么说,反而觉得更加难过。

但它是真的害怕,从它化作五爪金龙后,龙池的感应就已经非常强烈。

它知道,那是非常危险的去处,所以就一直当做没这回事。

“朱雀前辈,这赤霞果,我们吃了确实不对,要不我赔偿你一些东西?”

“剑神,你可知道,这些赤霞果,是我用精血培养了七十万年?”

“前辈,恕我直言,吃进去了也没法吐出来,咱真要为几个果子大打出手,也不符合我们的身份吧?”叶帆笑眯眯道。

朱雀眼神闪烁,它自然也感觉得到,这剑意的威力。

纵然是不死不灭的朱雀,也不想因为几个果子,面对需要浴火重生的窘境,这是强行重生,伤修为。

而且,帝王级剑意,会不会真的将它抹去,朱雀也不敢冒险,毕竟它也没遇到过帝王剑。

“看在你也是人族帝王,那我就要你几把极品灵宝飞剑吧!”

叶帆心说好家伙!开口就是极品灵宝级的飞剑!?

这种品级的飞剑,他剑神指环里也才数十把!

真放在世面上去,都是能够引起四方哄抢的超级神器了!

“前辈,我觉得就算把你所有赤霞果,加起来,也没有一把极品灵宝有价值吧?”

“七十万年?你确定能做出一把极品灵宝飞剑?”

叶帆笑着摇头,直接取出了一堆上品的灵材,都是有巢氏送给他的好东西。

“这些,我觉得才合理”。

朱雀眼神一亮,这几样灵材,确实品级很高,能辅助它修行。

“毕竟是剑神,要你的剑,倒确实不合理……也罢,勉强就收了这些灵材吧”。

叶帆伸手将小紫和胖虎的一把拽起,将两只小东西拎起来。

“别吃了!你们要赔死我啊?”

俩小东西可怜兮兮看着叶帆,显然没吃够。

叶帆掏出两块肉干,给它们堵住了嘴。

“对了,前辈,你们的朱雀之王在哪?我找它有点事!”

叶帆回头问那只朱雀,对方正在清点灵材,眼神颇为愉悦,似乎觉得收获颇丰。

“什么?”朱雀回头:“你找陛下?你认识我们陛下?”

“见过几回,之前你们朱雀族内不是争夺皇位么?它还把孩子交给我,给了我一枚朱雀羽,让我帮忙照看……”

“什么!?——”

朱雀拉长了音,大惊失色,“陛下赠给你了朱雀羽!?”

叶帆纳闷,“这个……怎么了?”

“剑神大人!您是陛下的朋友,怎么不早说?!”

朱雀赶紧把一堆灵材,都送回给叶帆面前。

翅膀一指那一堆赤霞果。

“果子您拿走!您看上我的果子,那是我的荣幸!”

叶帆嘴角抽搐,看来……关系户,不管到哪个地方,都是一样好使啊?

“剑神大人,您找陛下是吗,我这就带您过去!”朱雀语气变得有些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