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大东沟村,村郊某山壁,一处坍塌了一半的废弃窑洞内。

李静波靠坐在窑洞的角落内,身边散落着一个已经见底的白酒瓶子,呼吸间酒气浓重,双目赤红,自打从老周家中离开之后,他已经处于了一种彻底懵逼的状态,之前的一段日子里,就算生活再狼狈,但他至少还能跟李超在一起抱团取暖,躲避着黑白两道的追捕,虽然食不果腹,可最起码身边还有个人作伴,那时候,家里也有着让他牵挂的亲人。

一夜之间,李静波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死于非命,跟他相互依靠的李超也渺无音讯,彻底失去了联系。

行事一向鲁莽的李静波,在联系李超未果之后,脑海中瞬间想起了李超跟他说过的话,如果李超失联,那么一定是被警察抓了,再一结合老周对他提起的三合公司,他心中已经深深烙印上了一个人的面孔:杨东!

当初因为他给杨东写下欠条的事,法院的人就去李静波家里找过他奶奶,所以在李静波的意识里,这已经不是杨东第一次去骚扰他的家人了。

“当啷!”

数分钟后,李静波怀揣一把锈迹斑斑的斩骨刀,抿着衣怀离开了窑洞。

……

刘宝龙自从知道自己在警方那边上线之后,就一直很低调,专心打理着店里的生意,打算等事态淡化一些,再重新去运作这些事,同时为了防止李超狗急跳墙的报复,他和小戴两个人基本都不在公共场所露面,平时就在店里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

万昌夜总会,办公室内。

“大哥,今早我接到了一个消息,说李静波的奶奶,被李超杀了,应该是为了抢劫动的手……李静波虽然没事,可也下落不明,凭他现在的处境,应该还不知道他奶奶究竟是怎么死的。”小戴给刘宝龙的茶杯中续着水,表情平静的开口。

野外的长裙佳人秀美艳身姿

“事情发展到现在,总算有点意思了哈。”刘宝龙听完小戴的话,吧嗒了一下嘴:“李超这个人思维活跃,但魄力不足,所以一些关乎暴力的事,他都习惯于支使李静波去做,也只有李静波,会像个傻逼似的还愿意管他,现在李超跟李静波翻了脸,身边可就彻底无人可用了。”

“是啊,既然李超已经开始对身边的人下手了,说明他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我已经派人去查找李超的下落了,按照他现在的处境,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可以查,但查到消息之后,先别动他。”刘宝龙思忖半晌,轻轻应了一声。

“还要留着他?”小戴闻言一愣:“现在李超已经变成一条疯狗了,留下他,会不会有危险?还有那个李静波,他跟李超可不一样,如果摸不准他奶奶的真正死因,他很可能会盲目寻仇,对咱们展开疯狂报复。”

“放心吧,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刘宝龙端着茶杯,表情毫无波澜:“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咱们担心李超和李静波的报复,但他们也知道咱们的实力,即使这两个人真的想要展开报复,也不会选择率先对咱们动手。”

“是说,他们会首先针对杨东?”小戴的思路逐渐清晰。

“这是绝对的,现在的三合公司,已经被警察折腾的风雨飘零,眼看着就要散架了,加上我找的关系,又在卡着洪水湾的工程,更让三合的处境雪上加霜,杨东如果想让刚刚成立的三合公司度过风雨,肯定会带着伤到处跑关系,不管是李超还是李静波,想要对付整天抛头露面的杨东,肯定要比对付稳坐中军帐的我容易多了。”刘宝龙翘着二郎腿,明确表达了坐山观虎斗的态度。

“也对,归根结底,咱们要收拾的人,毕竟还是杨东,既然这两个虎逼愿意跟他们拼命,我也乐得静观其变。”小戴听完刘宝龙的话,也开始安静的喝茶,适时打住了话题。

……

三合公司。

杨东和刘悦赶回公司的时候,三合的大门已经落锁,进门后,被张士杰进行过奢华装修的公司里,油漆味还没有散去,但一应器具上,已然挂上了一层浮尘。

刘悦扶着杨东到休息室落座后,翻出抹布,手脚麻利的擦拭着茶几:“东哥,现在回到公司了,接下来,咱们该干嘛啊?”

“先休息一会,然后咱们俩去工地看一眼。”杨东扫了一眼时间:“下午去园林处。”

“还要给项目报批啊?”刘悦闻言一愣:“之前张士杰已经被园林处的人卡过一次了,现在过去,能有用吗?”

“没用!”杨东果断摇头:“我这次出院,不是为了公司的事。”

“啥意思啊?”刘悦一愣。

“自从李超当街杀人开始,他就跟李静波一起消失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他们俩应该一直躲在一起,但后期一定发生了什么矛盾,才致使了李超选择在这种高压时刻,去李静波家里杀人报复,如果他和李静波之间发生了内讧,那么李超就已经走投无路了。”

“我还是不懂。”刘悦瞪着无知的小眼睛,一脸茫然:“李超和李静波发生矛盾,出院干什么呢?”

“至此为止,李超手上已经沾了数条人命,他已经没有活路了,虽然警方和咱们寻找他比较困难,但是李静波要找他,一定比咱们容易,所以李超已经无路可躲了。”杨东拿起手机,翻找着电话本:“如果李超但凡还有一丝血性,肯定会来找我报仇!”

“出院,是为了套李超和李静波的?”刘悦瞬间通透。

“准备一下,一会咱们俩去工地转一圈。”杨东微微点头,同时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咣当!”

杨东这边的电话还没等接通,公司的门就被人一把推开,随后四五个膀大腰圆的老娘们,直接走进了公司内部。

“哎,们干啥的?”刘悦看着突兀进门的几个妇女,皱眉问了一句。

“我们找人!”一个带头的妇女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杨东面前:“就是杨总,对吧?”

“对,我是!”杨东看了一眼进门的几个女人:“们找我,有事吗?”

“也没啥事,我们就是找结一下工资。”带头的妇女翻了个白眼,看着杨东:“杨总,当初公司招聘我们过来的时候,说好了不会拖欠工资,可是现在眼看着就到了发工资的日子了,但公司账上却一份钱没有,我们给张总打电话,他说公司这一摊子事,已经不归他管了,让我们找要!”

“张士杰让们找我的?”杨东顿时皱眉。

“对!他说了,不是他不想结我们的工资,而是公司也欠他的钱,让我们跟说!”另一个女子接过了话:“杨总,我们当初入职的时候,可都是签署了正规劳务合同的,如果拖欠工资不给,我们可就去劳动局了!”

“哎,们讲不讲理啊!”刘悦闻言,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们是张士杰雇来的,他不给们发工资,们找我们闹什么呢!”

“我们是张总雇来的不假,但我们的工作,是为三合公司做的呀!”带头妇女一点不讲理的犟了一句。

“谁雇来的找谁去,别在我们这……”

“小悦,算了!”杨东摆了摆手,看着带头的妇女:“公司一共欠们多少钱工资啊?”

“我们五个人加在一起,总共一万三千五。”带头妇女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这张卡里有一万三,密码是卡号后六位,们拿走吧。”杨东听完妇女的话,在口袋里掏出了杨鹏留给他的银行卡,扔在了茶几上。

“那剩下的五百咋整啊?”妇女收起银行卡,追问了一句。

“公司的财务情况,我想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现在工程迟迟没有过审,工程款更是一分都没结下来,这笔工资,还是我个人掏腰包给们垫上的,如果们感觉不够,看什么东西值钱,就搬走抵债吧。”杨东没有心情跟这些老娘们絮叨,随意打发了一句。

“行吧,算我们倒霉,那五百,我们不要了!”带头妇女看着满头绷带的杨东,感觉有些晦气的埋怨了一句,带着其余人,转身就走。

“从今天开始,们就不用来上班了。”杨东看着几人的背影,轻声补充道。

“就们这个草台班子公司,下次再来求我,我都不带伺候们的!”妇女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哎呀我艹,这都什么玩应啊!把钱拿走之后,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吗?!”刘悦看着几个妇女离开的身影,气的身颤抖:“我也真服了,人是张士杰这个傻逼雇来的,他开不起工资,凭什么得咱们给他擦屁股呢!”

“因为公司是咱们自己的,名声臭了,砸的是咱们自己的招牌,公司遇见事了,张士杰可以避开,但咱们往哪躲啊。”杨东面无表情的回应。

“张士杰这头白眼狼,咱们就算再不和,毕竟也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吧,现在公司这么难,他有必要落井下石吗!”刘悦在骨子里,就是一个很淳朴的人,所以对于张士杰这种做法,他是发自心底的不理解。

“万丈深海终有底,五寸人心摸不着,他根本咱们本就不是一种人,又何苦强求他会陪咱们荣辱与共呢,走吧,咱俩去工地。”杨东话音落,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起身向门外走去。

……

一连三天,杨东都在带着刘悦,到处跑工程的事情,在洪水湾项目这件事上,园林处的态度一直很模糊,没有说工程哪里有问题,可是也没说合格,总是就是拖着不给批手续。

至于吕建伟的新帆绿化那边,给出的答复倒是很干脆,坚称要按照约定办事,在工程验收合格之前,绝对不会付清尾款。

对于这个诸事不顺的结果,杨东之前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怎么上火,每天依旧不疾不徐的游走在园林处和新帆绿化之间。

与此同时,一双满带着仇恨的双瞳,终于将目光锁定在了杨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