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运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开始困扰人们的生活。

尤其对于命运的安排,人们的认识更是有很大的偏差。

以至于,流传至今,把所有不满意,不甘心,不随心,都怪罪到老天的头上。

老天就是不爱说话,其实他也很无辜,只能憋急眼了,打几个天雷泄愤。

当然了,这里说的人们,都是真正的人类,普罗大众。

从上面下来的人,就不一样了。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跳出去了,见识过了,搞明白了。

自然而然的就失去了对命运的敬畏。

就像现在的啸天猫,之所以还拉着贞水茵去第六圈,想法绝对不简单。

是为了满足纳启的胃口吗?

是为了多帮着蔡根消灭一点敌人吗?

是自己闲着没事干本来就是一个勤劳的人吗?

阳光下的网球少女高清美拍图片

都不是,就是因为小孙,还有五只紧那罗。

凭什么?啸天猫就靠这三个字,才下了决心。

按照目前的情况,即使算上小孙的分身,啸天猫的实力也会高于小孙一头。

实在是物种优势在那,没道理可讲。

可是,偏偏实力不行的小孙,吃了五只紧那罗,啸天猫心里就不平衡了。

凭什么他能吃得,我就吃不得?

凭什么大家都这么废物,蔡根就对他好?

凭什么纳启那个扑街只欺负我,却从来不欺负小孙?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最大的心结,小孙给了啸天猫一块白色的狗皮。

种种的不公,在啸天猫安静下来,就会像是一群苍蝇,打不死,赶不跑,不咬人,各应人。

今天,一定要为自己找个说法,你吃五只,我就要吃六只。

我要告诉所有人,最重要的是告诉自己,自己比小孙强。

当然了,这些都是啸天猫藏在心底的小秘密,绝对不会跟贞水茵说的。

如果说了,贞水茵一定会带他走一条不一样的路。

可以,他没说,所以他们走了上了最不好走的那一条。

刚一下坡,迎面就开过来一辆赛车,速度非常快。

啸天猫也没什么好怕的,妄图躲在那改装的悬挂下。

他可以躲,但是贞水茵不行啊,拉着啸天猫就遁地了。

再次出来,由于贞水茵也没走心,随机找了个地方就结束了遁地。

还没等站稳,刚才那辆车,再次开了过来。

就是这么背,啸天猫他们竟然在赛车前面出来了。

无奈,只有再次遁地,再次出来。

每次出来,差不多都在这辆车的前方十多米。

经过几次精挑细选以后,依旧无法躲开被车撞的命运,贞水茵放弃了。

出来以后,没有遁地,而是往赛道的一旁滚去,堪堪躲过了赛车。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结果,那辆已经开过的汽车竟然停了。

从车上下来两个女人。

双胞胎姐妹,表情木讷,还穿着正装,走路柔柔弱弱,很是小心。

贞水茵一开始没在意,正在弹身上的土。

猛然发现来两个下车的女人,大惊失色,

“小天,来大活儿了。”

啸天猫也被这对双胞胎给吸引了,这走路为什么踮着脚?

这小心翼翼的,难道是因为鞋贵?

不说走路姿势,就说这穿着,还是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就算你穿的再专业,也不是赛手服啊,更显得不专业。

“多大活儿?”

贞水茵膝盖以下,已经在土里了,准备一个不好就要开溜,

“归去来宾馆的前台,就是他们俩。”

不就是俩前台吗?你至于这么害怕吗?

啸天猫满不在乎,

“他们是灵使,还是紧那罗。”

双胞胎也认出了贞水茵,心情一下就不好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不变,

“我们是紧那罗,不是灵使。”

“我认得你,是叫贞水茵吧?住过归去来。”

“蔡根在哪里?告诉我,直接吃你,不折磨。”

“小冰,那只猫咋办?”

“小火,当然是吃掉了。”

“小冰,我没吃过猫肉,只吃过狗肉,都说猫肉腥。”

“小火,这也算事儿?剁碎了,抹石头上,让蔡根看着心疼。”

啸天猫脑补了一下,自己被剁碎以后,抹在石头上的画面。

一点也不唯美,那不就是一滩红印吗?

“你们好大的口气,看看我们谁吃谁?

虽然不够六个,先吃俩垫吧垫吧。”

啸天猫觉得,连小孙那样的都能打五只紧那罗,自己对付俩,应该很轻松吧?

无所畏惧的同时向两人挠去。

眼看就要挠到对方的脸,感觉身体受到了重击,倒飞出去。

重击到底有多重呢?

第一没有看清谁打的他。

第二没有看清怎么打的。

第三没感觉出来打在自己什么位置。

只觉得浑身骨头像是散架一样,没有一块不疼。

这么厉害吗?

看样子实力很强啊?

啸天猫直接上了火,黑色的火焰包满身,提高了一个级别,快速的再次进行攻击。

然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啸天猫又被一问三不知给打飞了。

刚上的火,差点被打灭了。

这就不是实力强弱的问题了,这是差距很大的问题了。

贞水茵见事不好,连忙土遁,妄图带着啸天猫逃跑。

可是她刚进入地下,就被一股大力给震了出来。

比那个天狗的力量还要大,贞水茵被震出来以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五脏六腑好像震破了,就连那五颗心脏,都有了内出血。

第一口血吐完,紧接着就是第二口,第三口…

贞水茵下来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上次在九家子被那老头打,都没这次伤得厉害。

吐血的间隙,贞水茵赶紧说,

“小天,快跑,这两只咱们不是对手。”

啸天猫看贞水茵一个照面,连土遁都不好使,心里极度憋屈。

小孙一个人吃五个,石火珠肯定是白给。

自己这俩人打两个还被虐,人比人真得死吗?货比货真得扔吗?

“咋就不是对手,我就不信了。

我难道还不如那只臭猴子,我跟他们拼了。”

贞水茵一看这是没听明白啊,可能是自己没说明白?

“小天,这和臭猴子吃的不一样。

他吃的五只,没有反抗能力,是借着他的金毛偷渡来的。

眼前这两只,是紧那罗不假,可是,可是,是母的。”

下定决心拼命,啸天猫前面没听清,最后两个字听清了。

母的?

转身就要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