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刘氏接连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让刘氏更加满足了,也没有心思跟苏青霓学习本领了,心思全都放在几个孩子身上。苏青霓也就放手不管了,人家自己觉得幸福,自己何必画蛇添足呢?这个时代的女人都一样,丈夫最重要,但生下了儿子后,丈夫就要往后排了。毕竟儿子才是一个女人往后的依仗。

苏昊然将几个孩子全部委托苏青霓教导。他这个小姑姑厉害无比,孩子由她教导,以后都能成为人中龙凤。至于他,他要努力在官场中往上爬,要成为朝廷中举足轻重的人,掌握权势,成为连皇帝都能够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权臣。

苏昊然目标明确,用了十年时间成为了一品大员,掌管吏部,皇帝对于苏昊然非常信任倚重。

距离苏家被灭门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年,皇帝的儿子们也都长大了,新一轮的夺嫡也都开始了。

没有了苏云紫这个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会长,后宫的孩子们便继续出生了。在苏云紫被打入冷宫的第一年,后宫中就有好几个女人怀孕。

原本凌巧燕是想用宠妃系统中的道具让那些女人流产,然后让自己怀上龙凤胎,来一个吉兆的。结果苏青霓撕碎了凌巧燕的宠妃攻略系统,凌巧燕没有办法对其他女人出手,只能看着别的女人生下儿子女儿。她无法用系统帮自己怀上龙凤胎,只能自己计算排卵期怀上了孩子,生下了儿子。

不过她的儿子不是太子。虽然那时候皇帝还是很宠爱她,但没有系统的帮助,皇帝没有被彻底迷了心窍。凌巧燕的出身不高,没有资格称为皇后。皇帝从其他妃嫔只能够选了一个出身高、娘家势力强大的妃子做皇后,其生下的儿子被封为太子。

皇帝前些年挺宠凌巧燕的,但没有了金手指外挂,凌巧燕的好些手段还不如后宫的女人,再加上每三年一次的选秀,更多年轻漂亮的女子进入后宫,皇帝的心被她们勾走,对凌巧燕的宠爱也就一天比一天少。

凌巧燕心中憋屈,恨不能直接干掉皇帝。不过她不能够,皇帝死了,上位的却是太子,她也只能够做太妃,哪里有自己儿子上位她成为太后舒服?

这些年来,凌巧燕一直再给自己的儿子支招,让他学习雍正,装做好儿子和好臣子的模样韬光养晦,但暗中挑唆其他皇子斗太子,将太子拉下马,她和儿子再来摘桃子。

凌巧燕以为自己计划得隐秘,却不知道早就被苏昊然看在了眼里。凌巧燕可是害得苏云紫被废、苏家被抄家的罪魁祸首,苏昊然一直就盯着凌巧燕,要抓凌巧燕的把柄,她和她儿子做的那些事情,苏昊然都看在了眼里。

苏昊然冷笑,这对父子倒是一把对付皇帝的好刀。

香甜甜的爱恋纯美女生

秋狩到来,皇帝带着一群臣子和皇子皇女们来到西山猎场。皇帝其实不喜欢弓马狩猎,他更喜欢吟诗作画,不过秋狩是一种传统,皇帝不得不来。

因为不喜欢且弓马技术不好,皇帝只在第一天射了一箭,射中特意赶过来的一只梅花鹿,就再没有参与狩猎了。倒是成年男子们喜欢这样的游戏,各自带着一群侍卫进入山中,每次猎回来许多猎物,与其他皇子比较。

苏昊然陪在皇帝的身边,听着皇帝抱怨这么出来一趟实在太辛苦他了,骑马骑得他的大腿都疼,都没有心思找美女进行深入交流了……

苏昊然微笑地听着,只垂下眼皮后,眼睛中飞快地闪过不屑和杀意。

他真觉得他的大姑姑苏云紫眼睛被眼屎糊住了,竟然瞧上了这么一个男人!

“皇上,太子出事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侍卫跑到了营地里面,大叫着让人赶紧去救太子。

“太子出了什么事儿?”皇帝赶紧问道。

“太子遇上了狼群。”

皇帝虽然现在对太子有些不满,但毕竟太子是储君,是一个国家很重要的存在,不可能任太子死掉。再说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皇帝连忙派了一队人马去救太子。

太子被救回来了,不过是受了点儿轻伤,但是十二皇子却死掉。

十二皇子是无意中遇到了被狼群包围住的太子,他想要逃跑,却晚了一步,被狼群给咬死了。

凌巧燕跟大儿子四皇子听到消息赶过来,看到十二皇子的尸体,凌巧燕当即就晕了过去,四皇子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十二皇子是凌巧燕的小儿子,跟四皇子的关系很好,一心支持他这个哥哥上位。四皇子也很喜欢这个弟弟,想着以后兄弟同心合力断金,没有想到十二皇子就死了!

四皇子愤怒的视线转向太子,为什么死的不是太子?明明他和母妃计算好的,死的应该是太子才对,为什么十二皇子被牵扯进去了?为什么死的是十二皇子?

四皇子愤怒的视线又转向三皇子。狼群是三皇子的人引来的,为什么他做事要有疏漏?没有杀掉应该杀死的人,却连累无辜的人?

苏昊然将四皇子和凌巧燕的反应看在眼中,嘴角微微勾起。

因为十二皇子的死,秋狩不得不草草结束了。众人赶紧回了京城。所有人都不敢有所抱怨,他们都感觉到风雨将至。

因为十二皇子的死,皇帝对太子很是不满,不管太子还在养伤,下旨申斥了太子。

太子接到申斥后愤怒不已,明明不是自己的错,父皇为什么要申斥自己?就算要申斥也应该申斥那引了狼群来害自己的幕后主使者才是,他可是受害者。

“苏大人有什么话说?”太子问身边的大太监。

大太监小声回禀:“苏大人说皇上老了,怕了。”

两人口中的苏大人正是苏昊然。做为皇帝最信任的权臣,哪有皇子不想拉拢的呢?太子早就跟苏昊然有所接触,不过苏昊然说为了不让皇帝发现两人的关系从而更忌惮太子,都是暗中与太子往来的。知道他们关系的人也只有这位大太监和负责两方联系的一个暗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