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气势磅礴的上来,将韩帝周围包围起来。

而在一旁的乾象和远穹两个少年显然有些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有些畏惧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

不过,韩帝依旧是站在原地,完全没有将目光放在眼前这群人身上。

为首的几个范家黑衣打手仗着人多势众,一脸凶狠的走上前,几十个人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然而,周围的普通人早就被清空。

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将这里一切拍下来传出去了。

这群黑衣打手看着眼前这个乞丐流浪汉,刚才一副嚣张无比的态度踩着范家的少爷,而且现在还用这种猖獗的姿态,显然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怎么说他们都是范家的人,哪怕只是一个黑衣打手。

但纵然是这样,也要比眼前这个穿着难看的蓝白条衣服,长发蓬头的乞丐要高贵的多吧!

“你这个乞丐,竟然敢对我范家的少爷动手,活腻了是吧!”

最前面的黑衣打手盯着韩帝,恶狠狠的斥骂。

韩帝依旧无视了眼前众人。

花裙娇娃陈韦蓉清雅迷人

“你!”

为首的黑衣打手看见这个乞丐竟然一如既往的无视他们!

身后的一众人皆是怒从心中起,心内的火焰正在燃烧。

“兄弟们,看来需要给这个乞丐好好的上一课!我们要告诉他,在上京,就算要当一个乞丐,那也需要擦亮眼睛,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合格的当个乞丐!”

“比如,天桥之下那些沿街乞讨的乞丐们,他们不是断掉一条腿就是断掉一条手,相比之下,你这个乞丐当的不太合格啊!”

这些人不怀好意的朝着韩帝健全的四肢打量着。

他们想要看见韩帝跪地求饶的模样,那样才能更加解气。

但是,韩帝的表现太平静了,让他们极其不爽,完全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种样子。

“动手!”

为首的黑衣打手看不下去了。

这个人太狂妄了!

他必须先让这个乞丐露出惧怕,最好是痛哭流涕的表情,这样子才能解气!

下一刻。

几双粗壮的手臂朝着面前的韩帝抓了上去。

然而,这群黑衣打手一个个自视甚高,仅仅认为面前的韩帝就是一个普通的乞丐。

然后仗着这边人多势众,也没有人动用特殊力量。

当第一个人即将抓住韩帝的那一刻,异状突然发生了!

围聚的人群感觉奇怪的力量在面前涌现!

轰隆隆!

一瞬间,几十个黑衣打手以韩帝为中心,朝着四周突然弹飞出去!

噼里啪啦!

有人直接朝着沿街的店铺狠狠的倒飞上去,撞碎了厚厚的玻璃,吓得店主惊慌失措的乱叫。

砰!砰!

也有人直接撞上街边的路灯柱子,赫然将路灯柱子直接撞折,路灯柱子横倒在马路上。

一群人簇拥之下的贵妇,也是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因为她看见正前方的天空上就有一具身躯正朝着她飞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呼救:“救我!赶紧将他挡住!”

身边的一群范家黑衣人赶紧上前筑起人墙,这才将倒飞过来的人拦了下来。

至此。

场上到处横陈的身体,之前将韩帝团团围住的那群人,现在全部躺在地上。

四处皆是传来呻吟哀嚎的声音。

韩帝没有杀他们,不过却让他们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以及难以忘记的痛楚。

这群人纷纷捂住胸膛,在地上不断地打滚挣扎。

“哎哟!哎哟!好痛苦啊!”

“我的身体要裂开了,谁能来救救我啊!”

“我不想死啊!鬼!鬼啊!有鬼啊!救救我啊!”

“……”

这群人皆是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幻觉状况,以为眼前有厉鬼在追逐他们,让他们在心理和身体上遭受双重打击。

贵妇盯着这一幕,脸色顿时变了,露出惊骇无比的神色。

“这不可能!”

“一个区区的乞丐流浪汉,怎么可能是我范家的精锐护卫的对手?”

但是当她朝着四处张望,她带了的范家黑衣人,竟然有一半的数量都在地上摸爬打滚,痛不欲生。

这可都是范家族长十分看中的家族战力啊!

现在竟然全折在这里了?

范本也是瞳孔猛缩,眼神死死的锁定韩帝,刚才那一下,竟然连他的心神都有些动摇了!

虽然他全程没有看见韩帝出手,但是他十分笃定这一切就是韩帝所为!

此刻,韩帝周围十米内没有任何的黑衣打手。

然而他,却依旧平静无波的站在原地!

这一次,范少爷可能撞上劲敌了!

范本在心里迅速的过滤一般,不断地猜测眼前韩帝的身份。

但是由于韩帝穿着的蓝白条衣服,加上他有两个月都没有休整的长发,蓬头遮住部分脸,让他无法辨别眼前的“流浪汉”是什么身份!

上京,什么时候乞讨人员之中出现了这么强大的存在?

“范本,我不能接受这一切!你,你赶紧想办法,最快速度解决这件事!”

“我不仅要救回我的儿子,族长那边我也要有一个交代,现在伤了那么多家族战力,族长知道了定然会生气的!”

“范本,我只能靠你了!”

贵妇双手握住范本的胳膊,然后用着几乎哀求的语气开口。

范本脸上浮现复杂的神色,他看了看贵妇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我努力想办法!”

然后,范本带了一批人朝着韩帝走了上去。

韩帝能够感觉到,这一次倒是来了一批实力颇为不凡的人。

眼前的带队人,似乎是一名八品巅峰。

韩帝不免有些感慨,现在的八品巅峰,已经可以随处见到了吗?

但同时,韩帝也有些欣慰,这也证明大华国的整体实力正在得到提升,对于大华国而言,这是一件好事情。

当这群人走来之后,还没等范本开口说话。

韩帝倒是主动开口了:“你们都是范家的人?”

语气平淡,略带沙哑,但是充斥着一股来自上位的威压,那是一种低等生物面对高等生物本能的敬畏感。

此刻,范本就在韩帝身上感到了这种感觉。

他的心思更加复杂了。

“没错!”

范本语气铿锵有力,坚定的回答韩帝的问话。

同时,范本又反说道:“就是你对我范家的少爷下手?”

韩帝淡淡的瞥了范本一眼:“是。”

“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

范本睁大眼珠,用着威胁的口吻去恐吓面前的韩帝。

但是韩帝并不知道这一切:“我替你范家教训一下后辈,按理说,你们范家的族长应该要过来给我赔罪,同时感激我能够亲自出手替他教训晚辈。”

“你!”

“混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竟然敢侮辱我范家的族长!”

“你可知道我范家族长是什么身份吗?你这是胆大包天,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