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显沉声道:“那就有劳圣女了,请代我独孤部上下三十万军民,向天帝表达我们作为他的子民,最诚挚的感激,我会献祭三百头牛,一千头羊,作为我们忠诚的证明。”

贺兰敏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帐外走去,又是一阵银铃响动,那后翘随着她的走动,如同流动的沙丘,又是看得刘显与刘亢泥一阵眼睛发直,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帐外,他们才恢复了神智,刘显咬了咬牙:“传令,金箭调兵!”

刘亢泥微微一愣:“汗兄?你这是要跟刘卫辰面开战了吗?现在铁弗匈奴入侵的消息还没传开,尤其是东面的各部落都不知道,只怕未必会听从啊。”

刘显沉声道:“等传开消息,刘卫辰已经打到这里了,这回他先用拓跋窟咄在前面拉拢旧部,自己的大军悄悄在后面跟进,就是想雷霆一击,彻底消灭我们,现在趁着他还没来,我们先调集各部兵马,也可以看看,现在有多少人是听我们话,有哪些是与敌人暗通的。”

公孙夫人恨恨地说道:“不行,现在天神还没把吉力万送回来,这个时候你们要做的应该是诚心地祈祷,而不是再动刀兵,当心激怒天神!”

刘显没好气地说道:“刘卫辰可不信我们的长生天神,他不会停下七天来等我们找回吉力万,再说了,你真的觉得天神会让一个两岁的孩子上阵打仗?吉力万不止是你的孩子,更是我的,也是未来咱们独孤部的继承人,我比你更在乎他的下落,但现在,我作为独孤部的首领,必须要为整个部落,为整个漠南草原考虑,你如果想不明白,就继续自己哭吧!”

他说着,一拉刘亢泥的手,陉直走向了帐外,却没有注意到刘亢泥在刚才听到他这句话时,脸色的微变。

走到帐外,刘显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清静点了,这女人就是麻烦。”

刘亢泥回头看了一眼帐内,低声道:“汗兄,你对这个女人太过纵容了,现在前秦已亡,咱们也不必顾及这个秦国送来的公孙氏。这些年,无论是先阿大还是你,受了她多少气啊。”

刘显咬牙切齿地说道:“可她毕竟是生下了吉力万,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总不能让他没了娘。让她闹闹吧,别影响正事就行。”

说到这里,他想到了什么,换上了一副笑脸,拍了拍刘亢泥的肩膀:“放心,我以前就说过,吉力万太小,我走之时,他恐怕是还没成年,以后我们独孤部的大权,还是会交给你这个年富力强的弟弟。”

刘亢泥低头道:“汗兄,你是我们部落的首领,你想给谁就给谁,不必在乎我的想法,不管你指定了谁,我都会尽力辅佐的。”

纯白娇娘优雅长裙清新迷人

刘显哈哈一笑,拉住了刘亢泥的手:“兄弟,你多心了,我刚才说吉力万是继承人的话,就是说给公孙夫人听的,不是真的这样想,这不合乎咱们草原的规矩,只有咱们兄弟齐心,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才是最靠得住的。你看,现在连金箭调兵这些事情,我都让你来做,不就是让你提前掌权,以后交给你吗?”

刘亢泥的脸上转而露出喜色,被握着的手也重重地摇了摇:“那小弟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这就去办!”

刘显满意地点了点头,在刘亢泥的手上轻轻地拍了拍:“去吧,你办事,我放心,调兵令发了之后,把梁六眷叫来,咱们还得好好谋划一下。”

刘亢泥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刘显的目光冷冷地投在他那快步走远的背影之上,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散,眼中闪过一道冷厉阴狠的光芒,在自己身上的袍子上把手擦了擦,仿佛是刚刚接触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嘴里喃喃道:“想接我的权?下辈子吧。”

四天之后,巫女神木小屋。

这是一顶五色木料所筑的小屋,座落在阴山的山峦之上,传说中最接近长生天神的位置,可以更方便地聆听到天神的指示,巫女的神木小屋,一如同山脚下那金顶的汗帐一样,象征着漠南草原的最高权力,从冒顿单于建牙于此开始算起,已历数百年,早被山下的众多子民,视为神迹。

山脚之下,十余万独孤部的子民,人山人海,把山峦围绕得水泄不通,他们身上穿着最好的衣服,一个个满脸地虔诚,跪伏于地,看着那山顶之上,满身被五色羽翎,黄金与翡翠包裹着,妖艳与美色齐飞,柔媚共神圣一色的贺兰敏,在那里右手握着一根圣骨法鼓,左手拿着一个独孤部先祖的骷髅,在那里疯狂地舞蹈着,而那吟唱的声音,随风而来,即使是山下隔了数里的众人,也能听到那只言片语。

刘裕单膝跪在地上,冷冷地看着远处山顶的贺兰敏,一边的慕容兰则伏身于地,低声道:“苍狼,尊重下他们的习俗,不要太显得你特立独行。”

话音刚落,贺兰敏突然旋转起来,鼓声变得高亢而急促,而她的身子,也跟着急剧地抖动,随着这套动作的加剧,十余万独孤部的百姓齐声高呼:“长生天神,佑我独孤,长生天神,佑我独孤。”跟着这些祷告,他们齐齐地五体投地,显得刘裕那还直挺挺上半身露在外面的样子,是那么地显眼。

刘裕却没有任何的伏地意思,冷冷地回道:“那是他们的天神,不是我的,如果心中没有那长生天神,伏地又有何意?四天了,每天都这样来一通,那吉力万究竟何时才能从天上回来呢?”

几十道目光从四面投来,充满了愤怒,慕容兰叹了口气,在地上低声道:“若不是周围的都是汉人,只怕你早就给拿下了。你看我都这样向她伏地了,你又何必强撑呢?这毕竟是个仪式而已。”

刘裕笑着也跟着伏地,周围的那些刺眼的目光总算消失不见,而他现在的这个姿势,跟慕容兰倒是头碰头,他低声道:“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