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舱里的战士脱险后,被警卫营的战士用装甲艇,迅速地转移到另外两艘驳船上。随着船上载重的减少,原本在不断下沉的驳船,也止住了下沉的趋势。一名从船舱里脱身的水兵,在经过一番检查后,认为驳船暂时不会沉没,还可以继续行驶,便朝前方的拖轮发信号,让他们继续前进,不用停下来重新编组。

一个小时后,船队停靠在接近马马耶夫岗北岗的位置,驳船上的水手放下了跳板,准备让战士们登岸。就在这时,索科夫接到了来自司令部的电话,克雷洛夫在电话里简短地说:“索科夫上校,立即到司令部来,司令员要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师长同志,我估计和明天的反攻有关。”别尔金得知克雷洛夫通知索科夫去参加会议,连忙催促他说:“你快点去吧,近卫师的战士安顿工作,我会亲自过问的。”

索科夫带着几名战士,匆匆来到了集团军司令部。一进门,见屋里的桌旁已经坐了不少的人,正在说话的崔可夫看到索科夫进门,连忙朝他招招手,说道:“索科夫上校,快点过来坐下,我们的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一个人了。”

等索科夫在克雷洛夫的左手边坐下后,崔可夫指着坐在索科夫左边的上校,向他介绍说:“索科夫上校,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的副师长伊万诺夫上校。”

得知坐在自己身边这位不苟言笑,皮肤有点黑的上校,就是近卫第41师原来的师长时,索科夫连忙站起身,主动向他伸出手,礼貌地说:“您好,伊万诺夫上校,很高兴见到您!”

“您好,师长同志。”伊万诺夫也站起身,握住了索科夫伸过来的手,用客气而疏远的语气说:“很高兴能与你并肩作战。”

“步兵第308师师长古尔季耶夫上校,是你认识的,我就不单独给你介绍了。”崔可夫等索科夫和伊万诺夫握手结束后,又指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名上校说道:“这位是步兵第95师师长戈里什内上校。”

等索科夫和古尔季耶夫、戈里什内二人分别握手后,崔可夫又接着说:“明天上午发起的反击,将由你们三个师参与。现在我让参谋长克雷洛夫将军给你们布置任务。”

克雷洛夫等崔可夫说完后,起身走到了墙边,用讲解棒指着墙上的地图,对索科夫说道:“索科夫上校,我首先向你介绍你们师的作战任务:你们从马耶夫岗出击之后,要迅速地突破敌人的两道防线,并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占领拉兹古利亚耶夫卡会让站,以及占领从该站向西南延伸的、一直到拐向贡拉克转弯处的一段铁路。这样就可以把中央的战线拉直,并以铁路路基这个防坦克障碍为依托,为我军进而夺取戈罗吉什和亚历山德罗夫卡,创造有利的条件。……”

给索科夫介绍完任务后,克雷洛夫又向古尔季耶夫和戈里什内两人布置作战任务。伊万诺夫歪着头,凑近索科夫的耳边,低声地问道:“师长同志,上级给我们的任务太简单了,我们最多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任务,您看是否让上级再给我们增加点任务?”

“伊万诺夫上校。”索科夫不想把太多的兵力浪费在这场没有意义的反击中,因此对伊万诺夫的这个问题,他淡淡地回答说:“上级给我们布置了什么任务,我们执行就是了,不要再节外生枝。”

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

克雷洛夫在布置完各师的作战任务后,回到了桌边坐下,冲崔可夫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把接下来的发言权交给他。心领神会的崔可夫站起身,用目光从围坐在桌边的几名部下身上一一扫过之后,开口问道:“指挥员同志们,任务都明确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话音刚落,戈里什内就站起身问道:“司令员同志,我想问问,在进攻前上级会为我们提供炮火准备吗?还有,我们的部队在进攻时,能得到空军和坦克的配合吗?”

听到戈里什内这一连串的问题,崔可夫和克雷洛夫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奈。崔可夫轻轻地咳嗽一声,说道:“在你们的进攻开始前,我们部署在左岸的炮兵,将为你们提供半小时的炮火准备。进攻开始后,从红十月工厂出击的部队,能得到别雷上校的坦克营的支援。至于空中支援,很抱歉,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空军暂时还无法从敌人的空军手里夺回制空权。”

“师长同志,”伊万诺夫听完崔可夫向戈里什内的解答后,不禁着急了,他再次凑近索科夫的耳边低声说:“我们没有空中掩护,步兵在进攻时,也得不到坦克的支援,这场仗还怎么打,怎么打?”

可能是因为伊万诺夫的情绪过于激动,他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多,以至于连崔可夫都听到了。崔可夫朝伊万诺夫看了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了索科夫,问道:“索科夫上校,你考虑好如何进攻了吗?”

“是的,司令员同志。”听到崔可夫问自己的问题,索科夫连忙站起身,回答说:“我打算把部队分为两个梯队,近卫第团作为第一梯队,向敌人的阵地发起进攻;而近卫第125团做为第二梯队。当第一梯队的部队突破敌人的防线后,由第二梯队去接替防御……”

当着众人的面,索科夫只是谈论第一和第二梯队在战斗中的配合问题,丝毫没有提到要把其中的那个团调回来协助防御。崔可夫听到一半,忍不住打断了索科夫后面的话:“索科夫上校,我听你说了半天,你一直在说如何使用近卫第41师的三个团,而原来坚守马马耶夫岗的缩编团,他却压根没打算让他们参加战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司令员同志。”看到不过崔可夫的眼里满是疑惑,伊万诺夫的脸色更是变得铁青,索科夫觉得自己有必要当众说明一下,免得伊万诺夫以为自己是有意消耗他的兵力就不好了:“我们都知道,无论谁占据了马马夫岗,就可以控制整个城市、工厂区及伏尔加河。敌人为了达到此目的,他们毫不吝惜士兵的性命和武器弹药,对我们的防御阵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缩编团的指战员们,在这个高地上和敌人战斗了整整三个月,他们有着丰富的防御经验,知道怎么做,才能挡住敌人的进攻。因此,我不打算把他们投入这种胜算不大的反击中。”

“索科夫上校!”索科夫的话一出口,戈里什内就大声地反驳道:“你是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没有胜算不大的反击?难道你根本不看好上级所制定的这次反击计划吗?”

“是的,戈里什内上校。”索科夫望着对方,不卑不亢地说:“我的确不看好这次反击,但既然上级下达了反击命令,我还是会无条件去执行,并想办法取得更大的战果。”

听到索科夫的回答,戈里什内有些急了:“你这是失败主义论调……”

“索科夫上校,你的这种想法是完错误的。”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众人扭头望去,看清楚说话的人是赫鲁晓夫后,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只听赫鲁晓夫继续说道:“在没有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下,向敌人发起局部反击,取得胜利的几率的确不高。但是我们为什么要不断地对敌人实施反击呢?就是为了打乱他们的进攻部署,使他们无法按照计划,对我们发起不间断的进攻,从而为我们巩固防御、集结兵力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索科夫听完赫鲁晓夫的这番话,连忙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军事委员同志,是我错了。我一定会深刻检讨的……”

“行了,这些没有营养的话就别说了。”赫鲁晓夫猜到索科夫并不是真心地承认错误,也不想听他的废话,便打断了他后面的话,问道:“你们都做好进攻准备了吗?”

“我来司令部之前,搭载近卫第41师指战员的船队,刚刚到达马马耶夫岗的北岗,还没有来得及登岸。”索科夫说到这里,忍不住朝旁边的伊万诺夫看了一眼,谨慎地说道:“假如抓紧点时间,我想按时发起进攻,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赫鲁晓夫走到了伊万诺夫的面前,停住了脚步,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后,关切地问:“上校同志,你们乘坐的船队在路上遭到了敌人的炮击,听说有一艘驳船被炮火击中了,怎么样,船上的指战员伤亡大吗?”

“报告军事委员同志,”伊万诺夫面朝着赫鲁晓夫,挺直身体回答说:“驳船中了四发炮弹,其中有一发穿透了甲板,落在船舱里爆炸,造成了13人牺牲,29人负伤。另外,唯一的一个舱口被炮弹炸坏,导致所有的指战员都被困在了船舱里,假如不是司令员及时地派人来救援,估计船上的几百名指战员,都会随着驳船沉到伏尔加河的河底。”

“上校同志,”赫鲁晓夫在伊万诺夫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继续说道:“牢记德国人对你们欠下的血债,在明天的战斗中,一定要向他们把这笔血债讨回来。”

“放心吧!”伊万诺夫表情肃穆地向赫鲁晓夫表态说:“我们的指战员在明天的战斗中,一定会给德国人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