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这话一出,老辈们顿时都心中一紧。

秋后算账?

一想到他们之前那么支持白海琴,故意为难丁三石,立刻就都心虚了起来。

“丁剑仙,我们错了。”

“白海琴以白云城的身份,强压我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我们认错。”

几个老辈直接表态认怂。

丁三石淡淡地道:“如果认错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噗。

林北辰差点儿喷出来。

大佬,你怎么知道我的名人名言?

穿着迷你裙日系美女亭亭玉立户外写真

你不会一直都在偷听监视我吧?

丁三石的强势态度,让老辈们越发心虚,同时也隐隐有些不满。

都已经捏着鼻子道歉了。

已经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认怂了。

你还想要怎么样?

“呵呵,那丁剑仙的意思,是要怎么样?”

陆正道问道。

“既然丁剑仙不愿意接受道歉,那就划出一个道儿来吧。”

明远山也冷笑了起来。

丁三石黑发在夜风之中飞舞,居高临下淡淡地道:“之前白海琴对北辰出手,你们拦截我救人,若不是凌晨关键时刻援手,此时我徒儿已经非死即伤,这等行径,如同谋杀……”

夜月之下,他的眼眸,仿佛是剑锋一般闪烁着寒芒。

“杀人者,人恒杀之。”

丁三石一字一句清晰有力地道。

“什么?”

“呵呵,你要杀我们?”

“呵呵,丁剑仙未免也太咄咄逼人了。”

三大老辈齐刷刷地变色,旋即都狂笑了起来。

虽然丁三石展露出来的实力,让他们震惊,但那又如何?

他们也都是大城大家族出身,并非是毫无依靠,像是白海琴这样白云城的大宗师,背后势力超凡脱俗,他们还会敬畏一些,但丁三石只不过是一个弃徒而已,实力再强,强的过诸大家族的联手?

有实力,没势力。

这样的人,只能算是匹夫一个,并不太令人畏惧。

双方瞬间撕破脸。

原本缓和下来的气氛,骤然又变得紧张了起来。

林北辰看着那个屹立在凌府之巅的身影,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老丁变了。

不再是那个上课看到学员开小差也忍气吞声的老教习。

而是一个一剑在手,气吞万里如虎的剑道之仙。

应该是受我影响的吧?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暗暗地想到。

飒飒夜风中,作为地主的凌君玄夫妇,始终都保持着沉默。

倒是少男少女们,表情不一。

尤其是明洛天、卢风等几人,神色无比紧张,因为丁三石点名的三人,可都是他们的长辈,万一真的打起来,以他们的实力,自然是帮不上忙,只能干瞪眼。

场中最镇定的人,非小胖子巴大嘴莫属。

这货根本未曾感受到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只手抓着饭袋,一只手拎着酒囊,一个劲儿地朝着自己的嘴里塞东西,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不是饕餮化身,胃里为何可以容纳那么多的食物。

“哼,好好一场试剑之约,没想到变故至此,老夫告辞了。”

陆正道冷哼一声,微微拱手,转身就要走。

丁三石淡淡一笑:“久不曾拔剑,已有太多人,忘记了这柄剑昔年的锋芒。”

话音未落。

月色下,清辉剑光一闪。

陆正道才走出三步,猛地身体一僵,止步原地。

此时——

咻!

剑啸声才响起。

一串细细密密的血珠,出现在陆正道的脖颈。

很快血珠化作血线。

咕噜!

人头滚落。

陆正道的身躯缓缓地仆倒。

鲜血流淌地面。

刺鼻的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后花园。

众人都呆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杀戮和死亡,降临的如此之突然。

静如死寂。

“师父……”

卢风从呆滞中醒来,悲呼一声,冲过来,抱住了陆正道的尸体,嚎啕大哭,猛地又抬头看向丁三石,充满了仇恨地道:“老贼,你把我也杀了吧,否则,我对天发誓,我一定要找你报仇……”

“好,我等着你。”

丁三石淡淡地道

他并没有杀卢风。

而是看向了明远山和另一个之前阻拦他救援林北辰的人。

此时,这两人已经满脸惊惧。

“今日再拔剑,借你二人的首级,试剑锋芒,祭剑一用。”

丁三石说完身形一动,瞬间俯冲而下。

三十米的高度,他如神鹰一般,只是微光一闪,便已经急掠而至。

剑光一闪。

“不……”

明洛天大喊,冲过去。

但无力回天。

下一瞬间,明远山两人身形一僵,脸上的表情凝固,身形缓缓地扑倒下去。

两大老辈高手,就此死去。

“爷爷,爷爷……”

“师父!”

明洛天惊呆,旋即大哭。

林北辰惊呆了。

老丁这……太杀伐果断吧?

瞬息之间,连杀三人。

饶是之前有心理准备,但他的内心还是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穿越之后,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但当日李涛和陶万成之死,乃是入魔之后的沈飞所杀,毕竟是冷血邪魔行事,可老丁这次出手,果决冷酷,让林北辰第一次清洗地意识到,这个世界并非是地球,武者拔剑,很多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丁三石连杀三人,在场其他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出。

那些老辈更是心惊胆战。

一些人不由得想起了昔日白云城剑仙的威名。

一剑可破九重天。

一剑凌仙亦通玄。

他们这才想起来,当年的白云城五大名剑之中,剑仙的威名,可是用是尸山血海和无尽亡魂的血肉铸就出来的,被称作是五大名剑之中最残酷的一个,曾在伏波之战中,斩杀海族过万……

十六年来,剑仙蛰伏,很多人都忘记了那段被一柄剑统治的恐惧。

现在拂去尘埃,解封记忆,被忽视的恐惧,一下子仿佛是决堤的洪水,不可遏止地涌上了这些老辈们的心头。

再看丁三石的时候,一下子腿都软了。

“将他们送回去吧。”

丁三石长剑归鞘,身上杀气随风飘散,道:“告诉卢家,明家,令家,五日之后,我会亲自登门拜访。”

几个老辈也只能点头答应,生怕反应迟了又招惹到这位剑仙。

“老贼,此仇不共戴天。”

明洛天狠狠地盯着丁三石,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丁三石没做理会小丫头,转而看向凌君玄夫妇,道:“今夜让凌府后花园流血,实在是抱歉了。“

“无妨。”

凌君玄道。

然后,丁三石看向林北辰。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