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元序倒是比较好接受的多。

他说道:“海洋占据这个星球七成的范围,而人类不过拥有三成的陆地面积,却发展到如今的几百个国家,几十亿的人口。”

“凭什么不会认为,在人类难以踏足的海洋深处,同样孕育出和人类相媲美的文明呢?”

“相比之下,深海之中范围更大,生物种类更大,极有可能已经出现了一些人类所想不到的族群。”

叶上玄终于被柳元序说服,他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确实有这个可能。”

“但是,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海洋深处真的有人类所不知道的族群存在,一旦两个族群碰面,那该怎么办?”

更加复杂的问题摆在两个人的面前。

诚然,连人类内部自己的矛盾都没有解决。

东西方国家的矛盾延绵百年,甚至不少国家的恩怨都要牵扯到千年之上。

人类内部尚且如此,内耗斗争不断。

若是真的从海底冒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族群,谁能判断他们不会对人类产生一些其他的想法呢?

公园吹泡泡女生大眼睛小嘴巴好俊俏

“我不知道。”

沉默许久的柳元序,最终只能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不仅他不知道,或许换了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很难给出这个答案。

因为,你面对的是一片未知。

你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

你也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

你更不知道对方对于人类的态度是如何。

信息之间的不对等,容易产生误会。

然而,就算是对等的信息。

族群的野心,也会带来竞争,甚至是战争。

叶上玄终于明白,为什么柳元序会让上位者先去休息,而不是讲这件事。

现在的叶上玄心里就陷入了一种怪圈之中。

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毕竟是年纪大的人,思想各方面都是显得固守尘封许多。

若是换作年轻人来,其承受能力和接受力大约都会比他要强许多。

……

魔都前线。

风雨飘摇之地。

卢京山披着雨衣,望着无穷无尽的落雨,雨水让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这里原本是魔都的中心商业区,但是因为接连不断的暴雨,整条街已经被淹没了。

魔都的排水系统已经完全的瘫痪掉,大量的积水正在堵塞这个城市,所有人连撤离都变得困难了。

魔都的人员撤离进行到一半了。

卢京山身为此次帝军的行动总指挥,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所有撤退人员的最后方,同样也是面对这场风暴团的最前方。

“京山哥,这雨也太他妈大了啊!”

“我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暴雨啊!”

“你看这天上,哪里是在下雨,就好像是天破了一个窟窿,老天爷在往下面灌水啊!”

卢京山不停的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

他的雨衣早就没有用了,全身都被这雨给淋成落汤鸡。

旁边的帝军战士同样苦不堪言。

“确实太大了啊!”

卢京山也是感慨了一句。

他们这里的地势已经算高了,半座城市的人有序的撤离魔都了。

作为最后一批离开魔都的人。

卢京山的眼前就是一座被海洋淹没的城市。

他还记得,不远的面前,应该是灯火酒绿的商场大楼。

但是,那座大楼已经被淹没了约莫七八层的高度了。

至于更远处的魔都港口,此刻都已经看不见踪迹了。

如果不是有着以前的印象,谁也不会知道曾经在那个地方是繁荣的魔都港口,停着全世界最大的轮船。

“京山哥,咱们撤离的速度有些慢了啊!”

“脚下的水都已经到膝盖了,再不往回走,迟早整个人都要被淹了。”

旁边的帝军战士有些着急了。

“我们要逐一排查,确认所到之处的百姓全部撤离了,我们方可离开。”

“身为帝军成员,应当有吃苦耐劳的心理准备!”

“倘若这点苦都吃不了,那么早点去其他的普通战域吧!”

“帝军不养废物!”

听着卢京山的话,那个帝军战士羞愧的低下头。

他道歉道:“对不起,京山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说这种话了。”

卢京山点头,同时安慰了一句:“我知道你们心中想着什么,因为我当初也是从新兵蛋子走过来的。”

然后,这群扫尾的帝军战士,走在整个城市撤离的最后面。

突然,卢京山一行人听到呼叫声。

“有没有人啊!”

“来人救救我!”

“求求了!”

这是一个女子的呼救声。

卢京山等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迅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过去。

撤离的过程中,有疏漏下来的人是在所难免的。

卢京山当即扯下雨衣,厚厚的雨衣影响他的行动。

这个雨衣被甩进一米高的水深之中。

“你们原地候命,我去救她!”

当即,卢京山叫停了后面的一群战士。

眼前是一座略显朴素的建筑物。

这个女人被困在搂上,看着下面齐腰深的水,根本不敢踏下去。

当她看见卢京山的时候,如同看见救星一般,兴奋的朝着卢京山大喊。

“求求你救救我!”

卢京山抬头望去,赶紧大喊一声。

“不要着急,我现在就上去救你,你呆在原地不要动。”

正当卢京山从水中跋涉过去,抵达建筑物的楼下,准备上楼的时候。

突然,一阵轰隆的声音传来!

“京山哥!”

那些年轻战士各个表情大变,慌忙的大喊了一声。

因为他们竟然看见那座楼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左右晃动了一下!

这一下,吓得女人花容失色,惊呼连连。

卢京山的表情也十分的凝重。

他一只手按着墙壁,感觉这隐隐摇晃的建筑物,一时半会不清楚摇晃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当务之急要最快的时间内赶紧将这个女子救出来。

倘若建筑物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么他们两个人极有可能被压在废墟之中。

他卢京山皮糙肉厚,又是八品实力在身,或许不会有什么大碍。

但是对方女子只是一个普通女子。

她不一定能够抗住崩塌的废墟。

想到这里,卢京山以最快的速度爬楼,直接到女子所在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