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焰王朝接到命令之后,寻人力度比天星王朝只强不弱,毕竟帝家就是败亡在萧易手里的,东郭家可不想步其后尘。

水月王朝则是稍显应付了些。

毕竟,在此之前,水月王朝是亲近于元魂殿的。甚至,其王朝国师之位,一直都是由元魂殿的圣元长老所担任。

但眼下时局,水月王朝也不敢一点力不出,亦从王朝下的各城之中,将名为项禹之人,征召入都。

这些日子,萧易一边在万魔城中等待消息,一边和红蝶、贝珠心二女甜蜜亲近,偶尔也会宠幸一下青栀、郑音秀,撩撩林青薇和方灵月。

不时也会亲自教导生馨、生悦,指点她们修行。

一个半月后,随着各方消息陆续送到,萧易这种舒适自在的生活,也宣告结束。

“没想到重名的人这么多,希望我要找的那个项禹,能在其中吧。但以三大王朝之人的能力,也辨识不出九阶元兽的真身来,这事儿,还得我亲自一趟。你们谁想跟我去?”凌幽阁议事堂里,萧易笑眯眯的说道。

“嘿嘿,师父,我不管都谁跟着,但您可一定要带上我啊。”墨奘激动的说道。

以他如今的修为,去了三大王朝之地,那可算是衣锦还乡,足够装逼了吧?

萧易翻了翻白眼:“你不能去,我另有任务安排给你。”

墨奘一愣,苦笑道:“师父,您有任务给我,咋不早说啊,害我这么激动。”

粉面含春的小女仆可爱写真

萧易笑道:“你去天霜森林一趟,让雪翁族长带领雪族人前往汤城。并且协助雪翁族长,将汤城改建,其后命名为雪城。告诉他,以后雪城就是雪族的族地了。”

墨奘一听是外出执行任务,但是心情又舒坦了一些,他就是不想窝在万魔城里而已。

当即嘿笑领命道:“师父,您就放心吧,我肯定在您进攻圣城之前,把雪城给弄起来。”

萧易眯眼道:“嗯,如今汤城之中,定然是各种势力错综复杂,毕竟汤家已灭,想啃这块肉的人肯定不少。你过去处理时,手段可以略微强硬些,但尽量不要弄得太血腥。”

墨奘咧嘴笑道:“弟子明白,这点事儿,弟子还能搞不定吗?”

萧易笑道:“那你现在就可以动身了。回去跟你妻子和孩子道个别吧。”

墨奘一愣,这么急吗?不过他喜欢!

“嘿,那弟子先告退了。”墨奘咧嘴一笑,躬身退下。

萧易微笑的目光从贝珠心、林青薇等人脸上掠过,笑道:“看你们的样子,是都想去了?”

林青薇莞尔一笑:“难得有个回到故土的机会,谁不想去呢。就是不知道你身边带着这么多美丽女子,会不会显得太招摇了呢?”

众女齐齐掩嘴一笑,只有方灵月有些无奈,她很想知道,萧易这些个女人,是怎么做到友好相处的?

萧易咧嘴道:“或许,我生来就是让别人羡慕的吧,如此,招摇就招摇些吧。我们先去水月王朝,我听说那边如今挺热闹呢!”

林青薇目光微闪,笑道:“是血魔之事?”

萧易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楚涵冰倒是没有让我失望,听说这几年已经杀了不少元魂殿的人了,而且一直都没有被元魂殿的人抓住。让我奇怪的是,郑道音对此事似乎比牧尘泣这个殿主更为在意。”

林青薇讶然:“公子何以见得?”

萧易道:“我得知郑道音派了他的亲传弟子雪麟在追杀楚涵冰这个血魔。寻常这种事情,郑道音根本不会插手去管,而这一次,他不仅管了,还派了自己的亲传弟子。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好奇吗?”

萧易心中认为,郑道音之所以这么在乎那些分殿,可能是担心三大王朝的信仰之力会受损。但他又隐隐觉得,可能还有一些其他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萧易只有在抓到雪麟的时候,才能清楚了。

楚涵冰这枚棋子,萧易还想继续用着呢。自然不能让她折在雪麟手里。

“你们收拾一下要带上的东西,我去趟万魔窟。半天后,我们就出发去水月王朝。”萧易笑道。

众女欢喜而散。

她们最高兴的其实不是可以到三大王朝转悠一圈,而是因为这一趟旅程之中,可以和萧易多相处一点时间。

这些年,萧易忙于各种事情,能够和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每个女人的心底,其实都渴望着有心爱之人陪伴的日子。

萧易来到万魔窟后,便让一名长老将冷瞳带到他跟前来。

“冷瞳见过萧天魔。”冷瞳眼神有些紧张的恭敬行礼道。他不知道萧易这样的大人物,忽然来见他是做什么。

萧易微笑道:“冷瞳,当年是你接引的我们进入圣域,可还记得?”

冷瞳忙道:“属下记得。”

萧易点点头,笑道:“虽然当初在圣海之上,我问询过你是否是水月王朝皇室子弟,你没有承认,但我知道你就是水月王朝皇室子弟,对吧?”

冷瞳如今不敢再有所隐瞒,低着头道:“是的,我的确是水月王朝皇室子弟,不过皇室并不认可我的存在。因为我的母亲只是个宫女。从小皇室同宗子弟便对我极尽羞辱,我也是因为这点,而逃出水月,最终来到万魔窟,寻求变强之道。”

萧易眯了眯眼:“那你变强之后,你想做什么?”

冷瞳身躯一震,目光骇然的抬起头来看向萧易。

萧易撇嘴道:“你若只是想要逃离水月,凭借你天阶一品的缺月弯刀元魂,这天下之地,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得,但你却选择成为了魔宗弟子。这意味着你心中是有仇恨的,其他各族和宗门,都不会收留你这个对水月王朝怀有仇恨之心的人,因为指不定哪天你就会给他们惹上麻烦。唯有魔宗,不会在意这一点。”

冷瞳咬了咬牙,道:“萧天魔说的没错,我心中确实有恨。我之所以逃离水月,便是因为我的母亲,她被”

萧易摆手道:“你的仇恨,可以不必向我解释。我今日便要去水月王朝,所以我就来问问你,对于水月王朝的帝王之位,是否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