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界毒尊

听闻女子之言,沈凉石冷沉道:“晴云已经去交涉一个多时辰了,我与她有过约定,一个时辰必须归来!如今所看,她定是被那萧易扣留在了第九神域!我必须亲自过去看看情况!”

娇俏女子忙道:“父尊,还是让我去试试吧!别的我不能保证,但我一定可以将姐姐安然带回来。”

“拿什么保证?用魔宗传人的身份保证吗?”沈凉石声音怒喝道。

极少有人知道,沈凉石还有一个这样的小女儿。而这个小女儿,从未在沈家出现过。

她更有一个颇为不俗的身份,那就是凤魔殿建立之前,原第一魔宗天阴血煞宗的传人!

她的母亲,便是天阴血煞宗如今的宗主冷悠。

见父尊怒喝,言中更有几分嘲讽之意,娇俏女子眼眶一红,哽咽起来道:“父尊,我知道瞧不起魔宗,可我终究是的女儿。而我的出生,是我能选择的吗?不想要我这个女儿,可她偏要生下我来!如果我生来是罪孽,那也是和她的错!不该和她在一起,她则不该将我生下来!”

沈凉石见女子哭泣,眼神也是微微一颤,有些于心不忍。

的确,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可是一看到沈悦,他心中便会腾起一团火。

七百年前,冷悠在堕境之期,化名冷纤纤,去了沈神域神焰山下,戏水烟云湖。

清纯萌美女的性感图片

佳人戏水,天真无邪。

神焰山上,沈凉石神魂初窥,便被那绝美身姿、纯真笑容所吸引,最终无法自拔,现身湖畔……

半年时光,两人一来二去,便渐渐生了情愫,有了肌肤之亲。

可就在冷悠有了身孕之后,她忽然消失了。

直至一百年后,冷悠堕境之期结束,沈凉石方才打探到,当年的冷纤纤,竟然就是天阴血煞宗的宗主冷悠!

沈凉石得知后自是震怒无比,可这件事,他并不想让人知道……

堂堂万火神尊,竟然和第一魔宗宗主有了苟且之合,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他沈凉石岂不是成了整个九天世界里最大的笑话……

沈凉石在得知冷纤纤的真实身份后,同时也清楚了。当年冷纤纤出现在云烟湖,分明就是在算计他,勾

引他……

唯有他的万火真阳之力,才能破除冷悠体内积郁了十万年之久的魔煞寒障!

只可惜,堕境状态下的冷悠,修为无,肉身也会变回十七岁时的样子,即便是沈凉石,也没法将那曼妙的少女之姿,纯真无邪的可爱女子,和第一魔宗天阴血煞宗的宗主冷悠想到一块……

就这样,冷悠不仅坑了沈凉石的身子和万火真阳之力,还坑走了他一颗种子……

等沈凉石知道一切后,早就晚了。

沈凉石在心里,虽然从来没有承认过沈悦这个女儿,但要他去抹灭了沈悦的存在,他也无法做到。

倒是那冷悠,直接告诉了沈悦,她的父亲是万火神尊沈凉石,还让她姓了沈……

这让沈凉石觉得,冷悠就是故意在恶心他……

往事一幕幕,回忆寸寸皆心痛。

沈凉石轻吸一口气,低沉道:“沈家的事情,还是不要管了。八大神域和第九神域之间,这场大战是无法避免的,也不是能管得上的。若爱惜生命,便自废了魔功,寻个僻居之所度过余生吧。若出现在战场上,谁也救不了。”

“走吧!”

沈凉石挥了挥手。

沈悦咬着嘴唇道:“父尊,您真的不想认我这个女儿吗?”

沈凉石目光微颤,咬牙道:“我沈凉石只有七子三女,没有第四个女儿!”

沈悦泪水夺眶而出,心痛的倒跌几步,她身后的灰瞳老者抬手抵住沈悦后背,安慰道:“小姐,您该已经习惯了才是。他不认您,或许也是他自知没有资格做您的父亲。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可笑的是,有女不认不养的人,却总是自诩正道。”

灰瞳老者说话间,一双诡异的灰色瞳孔,冷冷的盯着沈凉石,没有丝毫的畏惧。

沈凉石冷漠的目光对上灰瞳,冰冷道:“她所受的苦和冷落,都该算在们宗主冷悠的头上!白无夜,今次本尊就饶过,下次再在本尊面前出现,本尊绝不会放过这魔头!”

白无夜唇角冷掀,未作回应,只是有些怜惜的看向沈悦道:“小姐,我们走吧!有些人纵然掌握天地神火,心却是冰冷的。”

沈悦抽泣着抹了抹眼泪,又复看了一眼沈凉石,见沈凉石依旧满眼冷漠后,这才失望的不甘离去。

沈悦是朝着第九神域的方向走去的。

白无夜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沈凉石皱着冷眉道:“我说了,第九神域必遭旷古大劫,去了,只有死路一条!”

沈悦脚步微顿,自嘲道:“可我这个魔宗之女,不去第九神域,去哪里又能得到安?至少,在第九神域,我还有些友情以及同宗之谊!”

“我虽生来孤独,却不想在孤独中死去。沈神尊,还请半个时辰后再入第九神域,免得让人怀疑了我的关系,害了您的名声。”

说完,沈悦不再停留,起步掠身,朝着第九神域飞纵而去。

眼看着沈悦的身影消失,沈凉石眼角微颤,轻轻的叹了一声。

“冷悠,这个无耻的女人,折磨的何止我一人!是要苦了这孩子的一生啊!”沈凉石心中痛苦的低吼着。

但即便他再心疼沈悦,他也无法接受自己有一个魔修女儿……

毕竟,他的身份太特殊了。

沈悦争取了半个时辰,飞速进入第九神域。

“白伯,萧易他们在哪?”沈悦问道。

白无夜神魂释放而出,很快便低沉道:“有大批神王气息聚在大戟城中,那里应该就是萧易等人的落脚点了。”

沈悦美眸轻抬,看向大戟城的方向,喃喃道:“倒是没想到,我们会在第九神域相见。”

白无夜讶然:“小姐见过这萧易?”

沈悦微笑道:“见过,不过是在黑市见的。那时他是张三,我是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