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啸天猫听着自己被小孙说得那么无能,忍不住解释,

“不要乱说,盘古那是个精神病,大家都初成心智,我礼貌的跟他打招呼,结果一斧子就把我砍死了,咱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咱也不敢问,还有,我不是第一个,我是第三个。”

解释得也是很无力,基本上没有改变多少剧情,第一个和第三个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刚成型,就被砍死了,真背。

没有搭理啸天猫的解释,小孙继续说,不过脸上的搞笑神情无以言表,

“我们的大猫咪被砍死以后,神魂飘荡万年,随着天外陨石投胎就变成了祸斗,也就是条大黑狗,感觉盘古陨落,自己的出头之日到了,参与天下大战,不过运气不好,站到蚩尤那边了,又被黄帝给干翻了,而且还是第一个被干死的,杀他祭的旗。”

这段经历可能让啸天猫很怀念,死不死的,祭不祭旗的,他也不在乎,双眼望向窗外,好像穿透时空,又看到了当初的峥嵘岁月,充满硝烟的战场,鼓声累累,漫天神怪,杀声震天,自己傲然的冲向敌阵,每一步都威风凛凛,每一步都一往无前,一翻眼皮悠悠的说,

“最开始日子还是很好的,蚩尤每天给我吃很多人,还忽悠我,以后赢了黄帝,让我当大神,随便吃人,我多实惠啊,一开打就冲上去了,然后就被群殴了,蚩尤那群怂货,不知道是跑的慢,还是腿短,我都被杀了,他们还没交火,还好他们后来也被干死了,我心里平衡很多。”

这和蔡根理解的神话传说有点出入,蚩尤不像是会忽悠人的首领啊,难道是没忽悠大猫咪,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很勇敢?这啸天猫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是比较背。

把碗筷收拾到厨房,小孙殷勤的给蔡根泡了杯茶,点上一颗烟,开始思量,下面的事情该怎么说,才够委婉,不那么直接,但是想着想着就傻乐出来,因为,祸斗真的运气很不好,很倒霉。

“祸斗死了,进了地府,一开始混得还行,跟另一条白狗倒班守着冥河,也算是地狱看门犬了,这算是地府很重要的职位了,正经横行霸道了一段时间。

后来佛门渗透地府,地藏菩萨去了,大伙都开始站队,祸斗经过上次站队失误,我们大猫咪可能也对自己的智商有怀疑吧,他就选择了中立,决定不再站队,一切靠自己,结果地藏菩萨没怎么劝说,大白狗就选择了佛门,变成了地藏王的爱宠谛听,留下祸斗他混了个狗屁不是。”

啸天猫眼睛委屈得都湿润了,好像这段经历确实伤害到了他,小孙一提这个,他急眼了,

暖暖的模糊

“你是狗屁,你是狗屁,你家都是狗屁。当初大白跟我说好的,自己过小日子,谁也不靠,结果,第一时间她就跟地藏王跑了,承诺呢?诚信呢?一言九鼎呢?至死不渝的爱情呢?老实人,就是受欺负啊。猴子,你根本不知道我和大白的感情,不要瞎说。”

难道他跟谛听,还有一段不可描述之事?难道谛听是母狗?蔡根不断下流的揣测着。

被叫猴子,小孙也不气恼,好像讲啸天猫的历史,就是最大的反击,

“三方都不靠的大猫咪,当然是所有人的眼中钉啊,还是那么重要的位置,能便宜他吗?找了个借口,就要把他咔嚓,结果让三方做戏,把他塞给三眼当宠物了。三眼也不愿意要他,主要是他气运太差,害怕跟着吃瓜落,不过没办法,硬塞的。

三眼你们是知道的,血统不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什么官职都没混上,就是一个吉祥物一样的存在,好像挺牛整个听调不听宣,其实那是他没有听宣的资格,以前大家面上还都混得过去,加上祸斗以后,三眼就变成了臭狗屎,谁见谁躲着。”

可能事实情况,三眼确实比较惨,在这点上,啸天猫跟着三眼也受了不少气,无力反驳,只是幽怨而委屈的看向蔡根,

“主人,你说这么年,我多惨,运气多差,你要好好疼我,爱我,不要辜负我。”

蔡根心里也替啸天猫惋惜,启蒙教育的时候,被学霸盘古独占鳌头,没毕业就被开除了。

到了社会上跟大哥创业,结果被官二代黄帝吞并公司,直接失业了。

下岗回家,为了生活找了个看门打更的工作,却被关系户挤掉了饭碗。

最后实在没招卖身为奴,还替主人抽签顶雷。

投胎以为可以开始新生活,结果连物种都给变了,还能再惨一点吗?

如果运气不好能有个排名的话,啸天猫妥妥进前三。

“小孙,你说他这么衰,会不会影响我们店的生意啊?”

这么努力的卖萌,都没有引起蔡根的同情,啸天猫很受挫,赶紧为自己辩解,

“主人,不用担心,当运气低到地板上,正是我要转运起飞的时候,我们携手并进,互相扶持,走上人生巅峰。”

贞水茵不合时宜的说,

“地板下还有地下室,地下室下面还有十八层地狱,你倒霉的潜力还是有的,不要妄自菲薄。”

一句话,把天给聊死了,啸天猫很是尴尬,趴在吧台上,不说话了,放弃抵抗了。

蔡根却在啸天猫悲催的过往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虽然不像啸天猫倒霉得那么感天动地,在自己的人生当中,也是苦得死去活来,拍了拍啸天猫的脑袋,尽量亲切的说,

“小天啊,以后就跟我一起倒霉吧,至少我们还有鱼罐头火腿肠呢。”

这一点也不鼓舞人心,还有就是,火腿肠和鱼罐头我也没吃到啊,至少有个好态度了不是,不提试用期的事情了,也算不错,啸天猫得寸进尺的说,

“主人,刚才我没吃饱,能不能给我根火腿肠,尝尝什么味的?”

这就是原则问题了,当宠物可以,不能被惯坏,人吃的,就是人吃的,不能给猫,蔡根一挥手,

“太晚了,你练一身肌肉不容易,不能放纵自己,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啸天猫真想大喊王神婆,自己的口粮被人霸占了,但是不敢,只能努力睡觉,缓解饥饿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