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开始,节目组还安排了一位男素人尉子兮,跟金思琦炒CP。

尉子兮长相帅气,幽默随和,性格比较佛系,万事随缘。虽然没有特别的一技之长,但就是讨人喜欢。

金思琦功利心太强,做什么事都带有目的,尉子兮渐渐觉得心烦,跟她分道扬镳。

在日常相处中,尉子兮和何静姿反而彼此投缘,成了好朋友,有不少观众自发站起了他们的CP。

节目组人员也着急呢,这发展怎么完全不按剧本走。但没过多久,他们就有了更头疼的问题。

节目自播出以来,收视率一直都在稳步下滑,最近就更是呈断崖式骤降。前期不管再怎么被嘲,好歹还有人关注,但这被钱短暂砸出来的热度,在两湖商会微电影正式进入宣传期后,就像昙花一现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边是一群作妖的素人,金思琦徐雯雯孟昭,另一边是众星荟萃,既有双鱼的歌,主演又是当红一线,容霄和沈安彤,综艺顿时被微电影完虐。网友们宁可去看电影花絮,都不愿意再看这档综艺了。

唯一的赢家大概就只有何静姿。尽管最后节目扑街,但她又好看又努力,观众们对她印象不错,于是她意外的成功出道了。

晏南卿在决赛场去客串了一回评委,他对何静姿评价不错——这一届大概也就她一个还算像样的练习生。她遭到节目组打压的事,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这些“潜规则”,在自己刚出道的时候也都经历过。只不过在赖姐的威胁下,他从来都没有自主拒绝的权利。

现在看到一个朝气蓬勃的小新人,能够做到不向圈内乱象妥协,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晏南卿还是感触颇多的。他也给了她一番寄语,主要是对她出道后的发展建议,如何挑选经纪人,如何根据自身的特点去接通告,如何打磨唱功和演技等等,他说了很多,很诚恳。

正因为自己吃过亏,走过弯路,他希望他的后辈,一个对这个行业充满单纯梦想的女孩子,能够走得更加顺利,不必再经历自己当年的坎坷。

暖暖清新淑女纯真打扮户外唯美写真

“晏南卿寄语”在节目播出后就登上了热搜,一段短短的视频里,主要是晏南卿有条有理的在说,镜头时不时也会切到何静姿,面对这位圈内的当红前辈,她仍是表现得落落大方,偶尔会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聆听,最后更是朝他大幅度的一鞠躬,感谢他对自己的栽培。

和晏南卿一起登上热搜,她的人气再次来了一个大飞跃。可以说,能在这个过气节目里爆红,她也有一半算是晏南卿捧出来的。

有些南王殿粉丝认为偶像挺欣赏何静姿,爱屋及乌,她们也跟着成了何静姿的粉丝。但也有些极端粉认为何静姿在勾引晏南卿,“借南王子上位”、“配不上南王子”等等,对她心生怨愤,开始对她展开攻击。

而现在,综艺这一页,就像是微电影前的一朵小浪花,一个前奏曲一般,被轻易的翻了过去。全程陪跑的金思琦徐雯雯,没多久就被网友们遗忘了。她们只能一个继续回片场跑龙套,一个老老实实的回学院上课。

金思琦没能火,谢少琛投的钱都打水漂了。他可不是能吃下这个亏的人,在心里也不知骂了金思琦多少遍的“烂泥扶不上墙”。

现在自己还用得着她,他暂时不说什么,等她帮自己整完徐雯雯,这钱非得让她连本带利的还给自己不可!反正她帮自己做的事越多,留在自己手里的把柄也就越多,不怕她不听话。

他是赔了不少钱,但赔得更惨的还是容凰。

容凰原本指望着靠综艺翻盘,结果赔得连家都不认识,也息了去父亲面前炫耀的念头。听说父亲这段时间病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己气的。容凰不敢自找麻烦,只能躲得远远的,连看都没去看过一次。

综艺翻篇后,网友们关注的焦点,就大多都集中在微电影上了。

某天粉丝们发现,沈安彤发了一条动态:“别人家都是因戏生情,我们是因戏生恨。我要先取关霄哥几天冷静一下。”好奇的网友仔细一看,她还真的取关了容霄,顿时就都炸锅了。

这“因戏生恨”梗,很快就和“沈安彤取关容霄”一起登上了热搜。人们大呼好奇,都想看看这男主到底有多渣,能让女主对他因戏生恨。难道比花絮里我们看到的还要更渣?

虽说这完全就是一次炒作,不管是沈安彤的自发炒作,还是来自西陵辰的指示,但它无疑是成功的。在大家的笑笑闹闹中,就把全民对微电影的期待推向了最高点。

只是这次炒作对容霄有点不友好,在女主带头下,其他人也纷纷开始对容霄“花式嫌弃”。

江晓黎看不过去了,霄哥可是自己偶像呢,她果断的站出来,逆着大流走,开始替霄哥“挽尊”。

也不知道怎么的,剧情慢慢就发展成了关于“谁家偶像更好”的争执。

既是容霄女友,又是尘十羽粉丝的凤薄凉,这次毫不犹豫抛弃男友,选择了为偶像站边。她一个劲地跟江晓黎说十羽多好多好,尘十羽看得都茫然了:“我都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好?”

为了压倒江晓黎,凤薄凉甚至说了容霄坏话。

“我可告诉哦,我跟霄哥交往的时候,有一次他约会迷路了,问路还走反了——”

“那么笨手笨脚,有啥值得喜欢的!”

容霄……扎心了:“十羽,我恨!”

十羽:“???关我屁事?那是女朋友说的!”

……

这段时间,微电影相关几乎就是屠榜热搜,主演们排着队“作妖”。但真正引燃热搜的,是在三首新歌同时登陆各大音乐平台时。

那是双鱼为微电影唱的三首歌。尘十羽唱了首插曲“爱的交响”,墨千珑演唱主题曲“想遇见一个人”,双鱼合唱片尾曲“伤心花”。

“爱的交响”——

“拥抱我所有的失落,所有的寂寞,

的爱让我停泊,守护我梦想的颜色,

爱的轮廓,旅途终点是在等我。”

“想遇见一个人”——

“想遇见一个真心的人,

想听见一句爱能当真,

想忘了最亲的也最残忍,

难愈合的裂痕。

想遇见一个浪漫的人,

想看见感动不停发生,

想知道我不再是座空城,

能让我被呵护被放任。”

“伤心花”——

墨千珑:如果天真有罪,

我愿为爱化成灰,承受一天空的泪。

尘十羽:如果真心负累,

我愿深埋的美,让爱长眠我心扉。

墨千珑:等伤心开出一朵花,等心中的雨落下,

思念长出了白发,用的微笑来换我的傻。

尘十羽:等伤心开出一朵花,等回忆的路坍塌,

用心中的尺,量的天涯。

三首歌都是会员专属歌曲,微时空上也流出了一段电影花絮混剪的配乐视频,算是个预告尝鲜版,里面只截取了合适微电影的一段歌词。

另外主题曲那首歌——被盛则其揍过的背锅新人一边干活,一边哼着歌,他的歌声没有岳向阳的好听,比较一般。

盛则其听着歌词内容,一开始还以为他想找一个浪漫的真心女友才唱这首歌,然后吐槽说:“原来的择偶要求是这样的啊。”

男人间的友谊有时打着打着就出来了,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于是新人也渐渐跟他们关系好了——但就算是这样,盛则其还是至今没记住他的名字。

新人说了微电影的事情,盛则其这才知道那是珑儿唱的歌,顿时有点不爽,珑儿的事明明应该是自己第一个知道。

不过,他很快又兴奋起来。这算不算是珑儿透露了择偶标准?要是自己能变成她“择偶观”里的男生……

岳向阳大概知道盛则其在想什么了,就是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那毕竟是微电影的歌,按说代表的应当也是里面男女主角的“择偶标准”,跟演唱的人没什么关系才对吧?

……

要说近期的“三足鼎立”之争,综艺已经被打趴,墨家美食城开业后,热度和收益也完全被微电影碾压。如今两湖商会就以一骑绝尘之势,遥遥领先。西陵辰那就别提有多得意了。

歌是不错,跟着风嫣然她们在郊外骑马回来的江晓黎听了也喜欢,可一想到尘十羽等人一直在帮墨凉城的对家赚钱——

虽然十羽教橙子什么的,也算是帮他挣钱了,但江晓黎还是不爽西陵辰“欺负”小橙子、墨叔叔他们了。她决定拍摄一档七界位面的真人秀节目,独家展现异位面风情。

其实,明明墨千珑和容霄也有在帮西陵辰赚钱?真是区别待遇,尘十羽心疼自己一把。

于是江晓黎一回到房间,就主动去找墨凉城说异位面节目的事情,连自己的黑白色骑马服都不换了,高扎的马尾还随着她蹦起的脚步而跳跃起来。

墨凉城一听也兴奋起来。越是

说着说着太起劲了,结果忘了吃饭,风嫣然来送饭,有菜有肉。毕竟之前骑马去郊外野餐时,江晓黎吃得偏少,这次就让她多吃点。

【嫣然:长发披下,一身红色骑马装,配以及膝长靴,轻便清爽的装扮尽显她又甜又飒的一面。】

素:凉拌黄瓜。

肉:香菇炖鸡。

荤:香橙炖蛋。

饭:白米饭。

汤:番茄蛋花汤。

水果:冰糖橙。

兔子为嫣然和橙子双方作介绍,橙子与嫣然对对方很有好感。

嫣然告诉兔子要多吃点素不能挑食,看到橙子又让他也去吃点东西别饿坏了自己,还嘱咐他多劝劝兔子均衡饮食,顺手拿了盘香橙炒饭,吃饭的橙子向嫣然表示自己一直在劝。

兔子挑食,慢悠悠地剔出自己不喜欢吃的素食。

很快就吃完饭的橙子联合嫣然两个人一起劝,于是兔子只好乖乖吃了。

橙子好不容易和嫣然劝了人形兔子均衡饮食,于是橙子又跟嫣然说到时候也要一起劝兔形小黎均衡饮食啊。

兔子内心:千珑丫头都没们这么唠叨!们都快变成老季本人了!

兔子嘟嘴,表示我吃完饭了,去找老季要些饭后餐点,们这对姐弟先聊会。

嫣然:姐弟!?

橙子:姐弟?!

嫣然和橙子彼此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橙子主动询问:那……我可不可以叫嫣然姐?

嫣然:可以呀,我不介意当的姐姐。

橙子嗨皮,我也是有姐姐的人了!

感觉橙子那么想要嫂子,估计还是挺希望有个温柔姐姐关怀下自己?毕竟哥哥那么冷?

其实兔子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哪里想到真变姐弟了,后面甚至还一起劝她吃素。

嫣然跟橙子聊着,珑儿回来了,于是变成珑儿、嫣然跟橙子聊,墨重山还以为嫣然是珑儿姐妹,陪着她跟橙子一起聊的,大笑打招呼,随后离开。

此时的兔子还在跟老季抢餐点,老季就是不给,说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兔子说没关系的我就吃一点点。

星辰:谁吃的口水啊!

兔子回来了,向珑儿撒娇:千珑丫头,他们姐弟俩欺负我!

珑儿疑惑:怎么了?

兔子好像真被人欺负了一样委屈巴巴的:让我吃素!

兔子让珑儿为她撑腰:快告诉他们我不是吃素的!

珑儿:嫣然姐、凉城哥,兔子确实不是吃素的……

兔子的笑还没完全展开。

珑儿故意玩文字游戏,虽说菜就是素的,却有心将它们两个概念分开:她是吃菜的,对吧?

兔子笑不出来了。

珑儿:我们小黎最乖了,一定会好好吃菜吧?

珑儿笑着把兔子手上从星辰那里夺到的鸡肉饼拿走,兔子嘟着嘴说珑儿跟着十羽学坏了变腹黑坑人了,忽然看到墨重山(又)来了?连忙说我去吃菜了,跑开,墨重山一看嗯儿子还在跟珑儿聊着呢,看上去还聊得很不错,放心了,离开。

珑儿故意玩文字游戏,虽说菜就是素的,却有心将它们两个概念分开:她是吃菜的,对吧?

兔子笑不出来了。

珑儿:我们小黎最乖了,一定会好好吃菜吧?

珑儿笑着把兔子手上从星辰那里夺到的鸡肉饼拿走,兔子嘟着嘴说珑儿跟着十羽学坏了变腹黑坑人了,忽然看到墨重山(又)来了?连忙说我去吃菜了,跑开,墨重山一看嗯儿子还在跟珑儿聊着呢,看上去还聊得很不错,放心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