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负责?

一般作为男人,听到这个话,都比较敏感,通常都会心里一颤。

一般作为女人,听到其他女人说自己老公这个话,会更加敏感,或者冷静,或者急躁,或者炸毛。

好还,圆圆很冷静,确实很冷,蔡根在她的眼神下,都快冻成冰棍了。

蔡根心里颤了一下,头皮有点发寒,额头冷汗直流。

下面的一句话,非常重要,蔡根面对日月同辉,也没有这么紧张。

悄悄的,把一个眼神递给了小孙。

外甥,三舅的死活靠你了。

小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准确的收到了蔡根的信息。

长久的默契,此时显露出来。

三舅刚才不经意的卡脸了,说瞎话被抓个正着,自己现在能做什么?

甭管对错吧,也顾不了场合了,小孙一矮身形,变成了大马猴。

双马尾美少女短裤美腿大眼灵动居家作画写真图片

一吹金毛,九个大马猴站了一屋,同时站在小孙的身前,挤挤巴巴的。

“玉藻,三舅的责任,我来抗,咱们今天不死不休。”

大吼之后,小孙带着兄弟们,就冲向了玉藻。

按照气势来看,小孙是真卖力气了,绝对有不死不休的决断。

玉藻是谁啊?

虽然事发突然,依旧波澜不惊,眼睛盯着蔡根,都没看小孙。

随手一挥,香风掠过,十个小孙,没了九个,剩下一个本体,忽忽悠悠就倒在条凳上昏过去了。

“蔡根,你算什么男人,有事儿了,让别人替你抗?”

蔡根心里有点绝望了,本想争斗一番,趁乱划过刚才自己的尴尬。

结果这小孙也太不顶事了,别说打斗了,一个照面就躺下了。

果然是传说里的名人,不是转世投胎的假货,收拾小孙,太很轻松。

圆圆也不再看蔡根了,进屋的玉藻实在太显眼了。

短发不说,果然妖艳,美妇名副其实。

小孙的超现实举动,都没有吸引圆圆的注意力,大变活人都没啥稀奇的了。

“你哪位啊?我老公咋样,用你说啊?你还有啥心思咋滴?

明白告诉你,这些年,想找我老公负责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就你这样的,门都没有,排队去。”

蔡根听傻了,有那么多吗?

不是,有吗?

我咋不知道有这事呢?

这是张口就来啊?

绝对是为了怼人,怎么痛快怎么说了。

那一会人走了,自己咋活?

再有,你不问清楚了,就把事情给认下了,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在屋的其他人也听傻了,就连小孙都醒了,迷糊的看向三舅妈。

厉害啊,这几句话扔的,真硬。

难怪这么多年,如此放心把蔡根一个人扔店里,想法绝对够彪悍啊。

玉藻有点意外了。

多少年了,没有人这样跟自己说话了?

上次是什么时候,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心思通透的她,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圆圆与蔡根的关系。

哦,原来是误会了。

但是你误会了,也不能这么说我啊?

骨子里的那股傲气,不合时宜的油然而生。

今天不分个高下,已经不能善了。

什么坑下,什么图谋,什么禁忌,玉藻生气后忘了。

往前迈了一步,增加自己的气势,玉藻似笑非笑,语气冰冷的说。

“那我要是,非得插队呢?”

蔡根想上前阻拦解释,但是一把被圆圆拉在了身后,用力一拍吧台。

“啪”

“你还想咋滴?你想上天不?”

对啊,这个问题问得好啊。

玉藻就是想上天,才来找的蔡根啊。

被圆圆一提醒,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衷。

难道是年龄大了?

最近咋老是爱忘事呢?

本末倒置了,咋还和蔡根老婆杠上了?

差着辈分不说,年份也差好多啊?

但是这个小妮子,说话实在太不好听了,不给点教训,自己不要面子啊?

玉藻提升了气势,千万年的积累,虽然退步很多,也是有底蕴的。

一层血红宛若实质的妖气,覆盖了玉藻的身,给屋里的众人,无差别的施加了压力。

蔡根即使站在圆圆后面,都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赶紧用力拉开老婆,拔出斩骨刀,以免老婆受伤。

但是,圆圆异常倔强,蔡根竟然没拉动,拍在吧台的手,像是长在上面一样。

玉藻本想,妖气外放,震慑一下,对方也就是个普通人,不得吓得跪地求饶吗?

找个场子,不过分吧?

可是,这是哪里?

安心便当的店里。

她放妖气,挑战的不止是圆圆,还有这一屋子的古怪。

当然了,这里的古怪说的可就不是小孙他们那群废物了。

最先生气的,也是脾气最不好的,六盏大灯,自己就亮了起来,而且越来越亮。

谁也不知道亮到极限,会给玉藻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其实,谁的脾气都不好,窗前的龙骨也动了,一根尖刺,悄无声息的射了过来,正对玉藻的太阳穴。

没有气势,没有破风声,没有特效,就像一个踮起脚尖走路准备偷袭的杀手。

当然了,由于位置的关系,门上的铃铛距离玉藻最近,他清脆的响声,也最先关照到了玉藻。

“叮”

玉藻宛若实质的妖气碎了,消失于无形。

这让玉藻大惊失色,一个动静,就能把自己这八尾实力的妖气震碎吗?

就像铃铛极其普通的,呸了一下,然后就暴击了玉藻,让她毫无抵抗。

难道蔡根这有什么先天至宝?

自己大意了?

没看出来?

刚想抬头看向铃铛,只觉得一种危险的直觉从心底升起,不对劲,有危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可是才抬起脚,门口上的石英钟,停下了。

秒针习惯性的作妖,跳过了一秒,丢了一秒,同时,也把玉藻忘在了那一秒里。

玉藻感觉自己身边的时间,突兀的禁止了,这是时间的力量,自己中招了。

那个危险越来越近,再保留实力,也许自己的传说也就写到这了。

不行,绝对不行,自己还没活够,自己还有事情没做完。

鱼死网破,玉藻催发了八尾的部实力。

就在这部实力的支撑下,玉藻堪堪的撼动了一丝这时间之力,微微的侧了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