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说最后一遍,神秘人根本没有复活!也没有什么食死徒聚会!”

福吉部长的声音很大,他的脸憋得通红,似乎需要插上新鲜的氧气瓶才会呼吸。

他挥舞着手臂,很是激动地说:

“食死徒都在阿兹卡班好好等待着,有摄魂怪看着。

一切都很安全,都在我的完美掌控之下。

魔法界很太平,巫师安居乐业,阖家欢乐!”

“康奈利,你耽误了整个的计划,我们本来可以抓住那些食死徒……”邓布利多恼火道。

福吉大惊失色,就像有人迎面给了他一记左刺拳,蹭了他一下右眼。

“不要提那个该死的名字!阿不思,神秘人早就死了,早死了,你清醒点!

你是不是喝了假酒!”

福吉在原地又蹦又跳,他倒像是那个喝了假酒的人。

“我不准任何傲罗去所谓的墓地,听到没有,德力士,你死哪去了?”

抱枕女孩甜蜜可人

“部长先生,我一直门口看着呢。”德力士走了进去。

“那就看好了!”福吉大吼道:“谁要是敢离开半步,立刻给我赶出魔法部,永不录用!”

因为放走布莱克,福吉一直都认为德力士是二五仔,邓布利多的人。

所以才让他待门口,防止他带着傲罗去墓地,背地里却让金斯莱去看着其他人。

但德力士不知道,还在兴奋地说:“是部长先生,我盯着呢。”

门又被打开了,隆巴顿夫人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她正在和乌姆里奇争吵,纳威跟在最后面。

“出了什么事?”邓布利多严厉地问,看看乌姆里奇,又看向隆巴顿夫人。

“没什么事,邓布利多教授。”乌姆里奇捏着嗓子,笑容满面。

邓布利多根本没有搭理乌姆里奇,而是看着隆巴顿夫人,问道:

“奥古斯塔,你应该和纳威在看守小巴蒂·克劳奇的……”

乌姆里奇的脸色有些难看。

“已经没有必要再看守他了,邓布利多!”隆巴顿夫人生气道,“这位魔法部官员确保了这一点!”

隆巴顿夫人面颊上泛起了愤怒的红晕,双手捏成了拳头,似乎想给乌姆里奇一巴掌。

“她突然带着摄魂怪进入了房间? 摄魂怪朝着克劳奇扑去? 然后给了他……一个吻!”

纳威打了个冷颤,似乎还在想刚刚可怕的场景。

“我亲爱的隆巴顿夫人!”福吉解释道,“是我让多洛雷斯带来的摄魂怪。

我作为魔法部部长? 有权决定自己是否愿意带保镖? 因为克劳奇可是非常危险的——”

“可是他现在无法出来作证了? 康奈利。”邓布利多沉声说道。

他犀利地盯着福吉,似乎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透了他。

“他不能提供证据? 说明他的那些计划。”

“计划?嘿?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福吉哼道:

“他是个疯子? 和布莱克一样!进入霍格沃茨? 就是杀人来,为了给他主子报仇!!”

“他是遵循伏地魔的命令,康奈利。”邓布利多说。

“克劳奇用夺魂咒控制了卢多、克鲁姆、韦斯莱以及哈利。

伏地魔恢复了他的肉身。”

乌姆里奇吸了口冷气,似乎被吓到了。

“威廉已经去救哈利了? 会将他带回来。”邓布利多坚定地说。

“他们亲眼目睹了伏地魔的复活。”

福吉扭过头去,故意不去看邓布利多的眼睛。

他捏着衣领,不安道:

“邓布利多? 我劝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 总想搞个大新闻!

这是假消息? 等威廉回来……”

“不是假消息,神秘人已经回来了!”一直站在角落里沉默的纳威,突然说道。

“我和我奶奶都听见了克劳奇的话。”

福吉愕然地扭头,所有人都看向纳威。

纳威双手有些发抖,空空的手掌攥成了拳头,对着魔法部部长? 大声道:

“神秘人复活了!你在害怕什么?!”

“害怕?”福吉仿佛踩到了尾巴,恼羞成怒道:

“反了,反了!

连一个小巫师,都敢这样和我这个部长说话了。”

“你这个傻瓜!”隆巴顿夫人喊道:“呸!连我孙子都不如!

不,你比我孙子差远了!”

福吉的脸涨成了紫红色,似乎要窒息了。

“在我看来,你们都决意要制造一种恐慌情绪,破坏我们这十三年来苦心营造的一切!”

“伏地魔回来了。”邓布利多又一次说道,“康奈利,如果你立即接受这一事实,并采取必要的措施,我们还有可能挽回局面。”

邓布利多的声音渐渐提高。

“只要听从我的建议,魔法部和整个巫师界都会永远铭记你,把你看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部部长。

如果你不采取行动——历史将会把你牢牢打在耻辱柱上。”

“荒唐!”福吉小声说,继续一步步后退,“疯狂……你疯了!”

邓布利多失望道:“如果你继续坚持,我们只好分道扬镳了。

你做你的魔法部长。我——按我的意志行事。”

福吉暴跳如雷,仿佛邓布利多正举着一根魔杖朝他逼近。

“好啊,好啊,邓布利多,”他挥动着手臂:

“这么说,你是要和我作对?想和我分庭抗礼?

我一向对你尊敬有加。我也许并不赞成你的一些决定,但我总是保持……”

门再次被推开。

“算了教授,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已经在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威廉带着赫敏,快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麦格教授。

威廉身上还有着血迹,整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

“威廉,你受伤了?”邓布利多关心道。

“是伏地魔的血……他被我刺中几剑,伤得挺严重,可能现在急需一位医疗师。”威廉平静道。

校长办公室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但只有邓布利多听懂了威廉的话。

该派金牌小间谍……斯内普教授了。

“威廉。”福吉旋转着他那只圆顶高帽,声音里有一丝企求的成分,“他不会回来的,不可能……你……你告诉阿不思……”

威廉根本没有再理会福吉,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没有看。

一位在任上待不了太久的部长,不值得他太费心了。

“康奈利,我们惟一想要对着干的,”邓布利多说,“是伏地魔。如果你也反对他,康奈利,那么我们还是同一阵营的。”

福吉似乎想不出该如何回答。他的两只小脚站立不稳,前后摇晃了片刻,抬头望着邓布利多,小声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在玩什么把戏,邓布利多,我已经听够了。

我明天再跟你联系,该讨论这所学校的办学方式。我必须回魔法部去了。”

他刚走到门边又停住脚步,回过身来,大步走过房间,停在了赫敏的身旁。

“你赢得的奖金,格兰杰小姐!”他简短地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大袋金币。

“一千个金加隆。本来应该有一个颁奖仪式的,你用了那么短的时间,还是在二十三个勇士手里夺冠。

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

赫敏没有接,只是很冷淡地望了他一眼,然后牵住了威廉的手。

福吉望着威廉,张了张嘴,将加隆放在了地上,把圆顶高帽套在头上,快步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乌姆里奇回望了一眼办公室内的人,也跟着出去了。

邓布利多坐在了椅子上,叹了口气,看向威廉道:

“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对他居然还抱有一丝幻想……”

“教授,我们该有自己的力量,否则今晚也不会受限魔法部和傲罗了。”威廉说。

“是啊,你说得没错。”邓布利多抬头看向福克斯。

“今晚,我需要发出凤凰令,重启……凤凰社!”

福克斯眼睛闪烁着,它发出嘹亮的唳叫,一阵火光后,消失在办公室中。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月下人已逝”大佬的打赏。)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