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霜以为自己可以不在意的。他真的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有一种命,可能这就是自己的命吧。

然而,当他跨越了数万里之遥,在一个完不同的空间里,回看着曾经熟悉又陌生的一切,那一张张或势利,或刻薄,或冷漠的脸,深宫禁院里锁尽的人世沉浮……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他终究是被那名为“天家血脉”的诅咒打下了烙印,他生于宫廷,长于宫廷,也终将死于宫廷。

如果他没有见识过寻常百姓家的生活,或许他还不至于如此颓丧。可是有了孤城哥哥的记忆做对比,他亲眼看到了一个正常的小家可以是什么样子。那些平凡而朴实的幸福,家人之间最简单的骨肉亲情,或许是锦衣玉食的自己此生都无法拥有的。

有网友忍不住用小雨和琴佳来做对比。小雨并不知道琴佳是自己未来的女儿,但血缘的纽带仍是将她们紧紧连接在了一起。这份特殊的羁绊,更是唤醒了小雨心中的责任感,让她一天比一天更成熟,一个同样年纪轻轻的女孩,却已经可以像一个小母亲一样,去关怀、照料着另一个女孩,为她遮风挡雨,无私奉献。

反观玄霜的母亲,她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去准备好该怎样做一个母亲,但顺利生产后的她,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是冷漠得近乎残忍。她的心里只有权欲,没有半点为人母的温情,她的一举一动让人完相信,只要是有助于争权,就算让她亲手将儿子推上死路,她也会毫不犹豫。

有人提起了江冽尘,这女子的作风跟他如出一辙,无情无义,心狠手辣,这两个人要是凑一对会不会挺合适?也有人说,你还嫌玄霜不够惨啊?身边已经员恶人了,还要他有个这样的后爹?

墨千珑也是刚刚知道,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缠着自己叫娘的孩子,原来是这样缺乏母爱。她心中一酸,忍不住将他揽到怀里,珍而重之的抱紧了他。

玄霜眼眶都红了一圈,但他仍是极力攥住拳头,忍住蔓延过身的颤抖。多年的宫廷教育总在提醒他,皇子是不能随便落泪的,是会被父皇嫌弃的,是会被其他皇子嘲笑的,是会被师父责骂的,是会……有许多比委屈自己更严重的后果的。

当他一次次把难过憋回去,这种隐忍就渐渐形成了一种生理反应,他的身体会自动替他抑制泪腺。于是久而久之,就连哭,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哭了。

墨千珑抱着他,一直很有耐心的轻声安抚,墨孤城也摸了摸他的头,没再敲他脑门了。

被他们给的温暖包围着,玄霜好像感受到了从出生起就缺位的父母爱似的,一股浓重的酸楚在心里泛滥开来,化为两股热流从眼中横溢而出,泪水的热度烧烫了他的眼眶,他更是哭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么多年的压抑和悲伤,在这一刻都如开闸洪水般,溃然决堤。

“呜哇哇——!”

温婉晓倩清新迷人

世界都在看着童年的自己哭,江烬空历万载风浪,纵然已经修炼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此时还是有了一点微妙的不自然。他一只手撑住额头,五指没事找事的在额角轻轻叩击,以免让身旁的阮玉和凤暮山看出端倪。

单从这段记忆来说,他已经没有太多难过的心情了,可能是该流的眼泪早就已经流干了吧,无非是有些感慨……原来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而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上次在滑雪场见到珑儿,会由衷的有种亲切感,想要亲近她,想要守护她,想来就是因为年幼时的这一段渊源吧。那时的珑儿于自身而言,如姐如母,填补了他人生中亲情的空白,即使回到现实后再度失去记忆,那个美好的女子形象,依旧残留在了他的意识深处。

时隔万年,当他有了今非昔比的身份,以一种绝对强大的姿态再次与她相遇,那份沉眠在心底的眷恋也在同时苏醒。他仍旧依赖着她,只是这一次,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在未来的日子里成为她的依赖。

年幼时你宠我,长大后我宠你,跨越时空的缘分交织,如此奇妙。

看到玄霜一张漂亮的小脸都哭得变形了,墨孤城好心——或者该说嫌弃的给他递了张纸巾:“真丑,还流鼻涕。”

玄霜反正已经哭开了,干脆就得寸进尺:“你帮我擦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你不帮我擦,我就擦在你身上!”他还学会威胁了,作势就要去拉墨孤城的袍角,吓得墨孤城赶紧拿纸巾堵上他的鼻子。

——此时的墨孤城不会知道,他曾经帮年幼时的大人擦过鼻涕。

看到这里,凤暮山随口说了一句:“真脏。”

虽然不喜欢墨孤城,但他更不喜欢小孩子,一个哭得满脸眼泪鼻涕的小孩子,就更是让他洁癖发作,厌恶之色溢于言表。

江烬空:“……”

阮玉帮玄霜说话:“乐乐冻感冒了都会流鼻涕!你怎么能这样说小玄霜?”

江烬空揭短:“暮山也流过鼻涕。”

凤暮山顿时抓狂:“我那是被乐乐传染的!”

刚好就在这时候,趴在地上的乐乐打了个喷嚏,小鼻子底下顿时就挂上了两串鼻涕。

阮玉连忙去找垫子,准备给乐乐垫在肚子下面让它趴着。这虽然是夏天,天宫门内的冷气还是很足的,小宠物一直用光肚皮贴着地面就容易着凉。

乐乐动了动耳朵,撑起上身,拖着鼻涕就准备跑向阮玉。江烬空半途截住,直接交到了凤暮山怀里,让他处理。

凤暮山:“???”为什么总有种大人忽然看我不顺眼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墨孤城是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纸巾的,他给玄霜擦鼻涕,墨千珑也从储物戒指内取出手帕,她帮玄霜擦眼泪。玄霜就像只小流浪猫似的靠在她怀里,享受来之不易的温暖,同时小心的没让眼泪弄脏她的衣服。

就这么在她怀里蹭了一会儿,他注意到她手上的戒指,虽然不明显,但他很肯定珑儿姐姐失踪前是没有戴戒指的,这时候他才问起他们都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戒指……”墨千珑望了身旁的墨孤城一眼,浅笑垂眸,“是孤城哥送的。”

现实墨孤城:“……”

就是这个戒指!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七界的时候,就看到过珑儿左手中指处戴着一只储物戒指,当时他还琢磨了好久戒指戴在中指上是什么意思,还有这戒指又是谁送给她的……闹半天竟然是自己一早在天昙送给她的,原来他吃了自己的醋那么久。

风嫣然也似若有所悟,她说因为之前珑儿是用储物袋的,就连她也不晓得珑儿是何时有这个戒指的,只知她后来就一直戴在身边,原来是孤城赠的。

墨孤城眼中不知不觉的就漾起了一丝喜色。自己送的戒指,原来一直都被珑儿那样珍惜的保存着。

“那个神秘空间还有戒指卖哦?”玄霜听得来了兴致,“怎么不给我一个?”

墨孤城解释:“不是在那里买的……是我自己的。”

因为一般来说戴一个戒指就足够了,所以另一个储物戒指……墨孤城就早早放到口袋里了,因为是随身物品,也被一起带进了天昙。当他发现自己身上还多出一只戒指时,他就把它送给了珑儿。

玄霜一听,忽就贼兮兮的凑过来掏他的口袋:“你口袋里还有没有?我也想要一个储物戒指。当然啦,能给我吃的更好!”

他把墨孤城的几只衣袋都掏得底朝天,发现一无所获后,又懒洋洋的坐了回去:“算了,没有东西给我的话……我要珑儿姐姐。”

墨孤城拉珑儿过来:“珑儿是我的礼物。”

玄霜反应奇快:“那你是我的礼物!”

弹幕:“禁止套娃。”

水无念问起随同而来的花半夏,之前看珑儿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花半夏说看到珑儿小时候了,“十羽在练剑,珑儿就在旁边看着,这次是光明正大看的,不是探头探脑哦!”

之前曾听易昕说过,幻境记忆的出现是有着一定规律的。通常前期还是比较美好的记忆,越往后就越残酷,这个幻境的制造者似乎打算先将他们拉进天堂,再狠狠摔进地狱,利用强烈的悲喜落差感来击溃他们的内心防线。当玩家在这里完崩溃之时,不管原先是生灵还是死灵,都会彻底s去,无法复活。

差别只是,对于从小到大都过得挺幸福的人,像凤薄凉那样的,可能偶有几件不开心的事,也无非是走在路上崴了脚,又或者是买衣服没能挑到自己喜欢的,这点程度的烦恼你就算看得再多又能怎么样?幻境对他们的杀伤力相对来说就会小得多。

而从来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的人,像西陵辰和玄霜那样的,仅有的记忆就是痛苦的,可能在第一轮就直接撑不过去了。西陵辰还多亏了墨凉城及时把他拉出来,玄霜也是幸亏身边有珑儿的陪伴。

——有观众自发解释,这就和一些代入感极强的息游戏相似,你在游戏中承受的伤害都是虚假的,但因为过于真实,所有在意识中体验到的恐惧和痛苦都会被反馈到大脑。当大脑也以为你受了重伤,甚至s亡的时候,即使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玩家还是可能s于自身的心理暗示。

因此天宫门开发的息模拟试炼,虽然是被设定为真实度100%,但在结束后都会有一个短暂的调适环节。就是为了避免学员在幻境中被击杀后,大脑误以为自己当真s亡,从而酿成悲剧。

于是水无念发现,江冽尘想通这一点之后,好像不准备继续探究生灵和s灵的差异了。如果能在这片空间中见到菲丽卡,他就亲自出手杀了她,那么不管她先前是生是s,这次都该彻底s透了。

这个方案万无一失,那时他看上去心情很好,他开始天南地北的和易昕聊天,还跟她说起了小琴佳。刚好同在月界的易昕也是认识琴佳的,于是他们互相分享起了关于琴佳的趣事,场面一度十分祥和。

然而易昕不会知道,身边这个人和她言谈投契的同时,内心却是冷硬如冰,盘算着种种可怕的计划。他可以宠她损她,却随时准备夺取另一个女孩的性命——虽然放在江冽尘身上也挺正常,他平日里s个人就跟吃饭喝水似的,的确是不会有任何动容,但这份心理素质,却不是每个人都有,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假设接下来他们真的遇到菲丽卡,水无念毫不怀疑,他会直接当着易昕的面s人,反正他从来就没打算在她面前假扮高风亮节。如果事情真发展到那一步,对易昕又将是巨大的冲击,刚刚有点甜的这一对眼看着又得崩,水无念就是因为不想再看这种可以预见的虐心戏,这才早早撤离的。

言归正传,按照这个展开,珑儿已经看过了较为温馨的记忆,接下来是不是就会出现比较难以接受的了?因为前面是好的话,后面十之八九开虐,他有点担心。

花半夏看出他的担忧,主动提议:“要不我留下吧,我觉得你可能不看比较好。”

水无念还是忧心忡忡,真的看珑儿受苦他不忍心,可是不看的话,未知往往才是更折的,他一时还真拿不定主意,究竟是走是留。

花半夏劝他,还是先去看别人吧,也不一定会继续展示珑儿的记忆。

看了片刻,发现的确没再有记忆浮现了,水无念就先去看看墨凤了,关于他的很多事情,自己确实也想了解一下。

要是珑儿的记忆真的展示了,水无念觉得自己还能回过来问花半夏,就先走了。

然后——就在水无念转移的瞬间,眼角瞥见真有什么画面来了。

结果他已经走了,观众表示……

“一定是故意的,这幻境就是故意的!”

“这个幻境到底是谁制造的!有毒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