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佛山矿区北坡上,李通被小政堵在盗采现场,本身就有点做贼心虚,始终神经紧绷,尤其在被小政推了一杵子之后,莫名其妙的就急眼了,对着小政的眼眶就是一拳。

“嘭!”

小政被李通一拳闷在眼眶上,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捂住了眼眶:“李通!你他妈别乱来!事情闹大了!对你也不好!”

“艹你妈!怕事情闹大,你还拦着我的车啊!我问你,我能走了吗?”李通伸手攥着小政的衣领子,厉声吆喝道。

“有事咱们可以讲道理!但你这么做,是没有意义的!你明白吗?”小政虽然不愿意跟李通这种社会混子起冲突,但依旧坚持着让李通进行赔偿,因为盗采这种事,本身处理起来就比较麻烦,一旦报警,等李通那边的车辆什么的被扣押了,双方的仇就结大了,而小政如果把李通放走,那么再想要这个损失,估计慢慢的这个事就得被拖没了,所以他必须得趁着将对方车辆堵在矿坑里的这个时间段,把事情给解决。

“姜政!你他妈就是一个给韩飞打工的!别太不识好歹!真惹急了我,对你能有什么好处啊?”李通发现小政油盐不进,微微握了下拳,压低声音对他开口道:“这样,你现在把我放走,一会我私下里给你拿两万块钱!至于剩下的事,我自己解决,你就别管了,行吗?”

“你放屁!我赚着韩总的钱!可能在这跟你扯没用的吗?今天这事不给出一个解决方案!你们谁都别想走!”小政是被韩飞从工人阶层,一步步提拔到如今这个地位的,所以对于韩飞始终抱有感激之心,自然不可能跟李通同流合污。

小政的心是好的,不过他这个做法,的确是有些欠妥,他是一个务实的人,对于面子并不看重,但对于李通而言,小政此刻的叫嚷,是在完打他的脸,更是在公开宣扬李通对他服软了,而这种结局,是李通绝对不能接受的。

“艹你妈!我真是给你点脸了!”李通看着小政一脸的执拗,彻底搂不住火,再度对着他脸上砸了一拳,直接将小政给放倒在了地上,解释猛地挥了挥手:“踢他!”

“哎!你们干什么!”

“别打人啊!”

“住手!”

混血美女与白猫惊艳你的时光

“……!”

跟小政一起来这边的五个人,看见李通他们要打人,顿时有两个开始上前拉架,而另外的三个人,则站在旁边没敢动,他们都是一个矿区里的,这些人也知道祁贺手下这群人挺牲口,也是真的不敢招惹他们,不过袖手旁边并未让这几个人躲过一劫,随着对伙的人一拥而上,小政这边的人都被按在了地上,劈头盖脸的一顿胖揍。

“嘭嘭!”

李通等小政倒地之后,对着他脸上猛跺了两脚:“艹你妈的!给你脸的时候你不要!现在知道疼了吗?”

“李通!你这么整,韩总不会放过你的!”小政鼻子挨了一脚,鼻血和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淌。

“你他妈吹牛逼!韩飞要真是那样的,早就跟龙海蛟平起平坐了!还至于在千佛山这种小地方,跟我们抢饭吃吗?!”李通再度叫骂一声,对着小政狠踹一脚,接着挥了挥手:“按住他们!车队下山!”

“轰隆隆!”

现场的一群司机看见这边都打起来了,一个耽误的没有,纷纷开始登车驶离,生怕事情闹大了,自己的车会受到影响,这些工程车基本都是贷款来的,耽误一天,就意味着巨大的损失。

李通使用强硬手段将现场的车辆放走之后,也走到稍远一些的地方,翻动通讯录查找着祁贺的电话号码,他虽然收拾小政的时候挺狠的,但毕竟是从小听着韩飞那些人的故事长起来的,韩飞如日中天的时候,李通还上初中呢,在这种心理压力之下,他也有点慌了,所以准备跟祁贺通个气。

“喂,咋了?”电话对面,正在矿山下面一个村子里,跟村长和书记等人打麻将的祁贺接通了电话。

“大哥,我在山上,跟人起了点冲突!把韩飞手下的人给打了!”李通掏出烟盒点上了一支。

“韩飞手下?韩飞都不混了,哪他妈还有手下啊?”祁贺咧嘴一笑。

“我说的不是跟他混的兄弟,而是他手下的工人!姜政和韩飞那边的几个小矿长,都被我给打了!”李通解释了一下。

“你他妈有病啊?动他们干什么?!”祁贺听见这话,情绪变得有些暴躁:“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韩飞虽然在千佛山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他在社会上,还是有关系的!我说了八百次,让你别招他们!就算有事,也得让万峥那边先动手!你是不是把我的话都他妈当成耳旁风了?!”

“大哥!你这话我一直记着呢,今天的事不是我主动找的麻烦,是姜政找的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李通被训的一声不吭。

“你可别胡说八道了!姜政那个人老实巴交的,我也不是没见过!他疯了,敢找你的麻烦?!”祁贺怒气填胸,说话的语气也很冲,虽然千佛山这边,大大小小有十几个小矿坑,入股和独资的老板加起来有三十多个,但这些人当中,真正像样的,就只有韩飞、祁贺、万峥他们三个人,韩飞因为一心只想做生意,没有什么扩张的吞并的计划,算是一个逍遥散人,而祁贺跟万峥身边,则围绕着一些其他的小老板,准备在矿区里将自己一方的利益最大化。

以前三家势力都在的时候,虽然韩飞从来不参与双方的事,但是对于这么一个老江湖的存在,祁贺跟万峥心里还是有所忌惮的,也一直防着韩飞,感觉他在千佛山呆的这么消停,绝对是有所图的,直到最近韩飞的矿线枯竭,祁贺跟万峥都感觉他翻身无望,在心里已经将韩飞排除在外,近期始终在盯紧对方的动向,以防在千佛山平衡被打破的同时,会被对方吞并,也正因如此,祁贺才采取了求稳的策略,再三嘱咐过,让下面的人别跟矿区的其他人起冲突,尤其是韩飞那边,没想到这话才刚说出去没几天,李通就犯禁了。

“大哥,这件事我挺难跟你解释!但我真没主动撩拨韩飞的人,我不是看矿区北坡这边一直闲着嘛,就像偷着勾点料,赚点过年钱!谁知道姜政带着一群人来了,还说这地方被韩飞给承包了!我本身就赔着钱呢!这个傻逼还不让我下山!你说我能不收拾他吗?”李通犟了一句。

“你他妈能不能让我省点心,顶着我的招牌在矿区偷料,你还嫌我的麻烦少啊!”祁贺磨了磨牙,脸色也冷峻起来:“你刚刚说,北坡那边,被韩飞承包了,这是怎么回事?”

“北坡这边,原本不是龙海蛟的撂荒地吗!刚刚姜政拿出了一份在韩飞手里的承包合同!虽然是复印件,但是上面的确有龙海蛟公司的签字和公章啥的!不像假的!”李通解释了一下。

“废话!这种东西,韩飞造假也没必要啊!”祁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把韩飞的人,打成啥样啊?”

“没啥事,都是拳脚炮!我这边已经组织车队下山了!等车走完了,我就把人放了!”李通如实开口。

“不行!人不能放!这样,你把他们带回办公室那边去,等我上山处理!”祁贺沉吟片刻,做出了决定:“韩飞拿下北坡的地,说明他这次肯定不会退场了,既然他不走,双方还碰上了,咱们就不能往后缩!”

“大哥,这事,我不会给你添麻烦了吧?”李通有些尴尬的问道。

“知道给我添麻烦,以后就少干这些没谱的事!”祁贺冷着脸扔下了一句话,挂断电话后,看着牌桌上的另外几个村领导:“白书记,马主任,我矿上那边遇见了点事,必须去处理一下!”

“我都听见了,你忙着吧!我知道你今天是为什么来得,你放心,只要矿区那边你能处理明白,边界线那边的矿线,你随便采,村里的事,我们给你解决!”一个中年点点头,将面前的牌扣了起来。

“行,那咱们就先这样!最近两天,我单独找你们表示!”祁贺扔下一句话,拿着手包步履匆匆的离开,拽开车门坐进了门外的酷路泽内。

……

二十分钟后,因为中午喝了酒,正在矿上简易房里睡觉的韩飞被手机铃声吵醒,他拿起手机,看着小政打过来的电话,打着呵欠按下了接听:“喂,怎么了?”

“飞哥!我让祁贺这边的人给打了!他们把我带到矿坑这边来了!”小政声音沙哑的开口。

“扑棱!”

韩飞听见这话,猛地从床上坐起:“你说什么?他们凭什么打你?”

“我说话不方便,总之你来一下吧!他们把我扣了!说只有你来了,我才能走!”小政委屈巴巴的开口。

“我知道了!你在那等我!”韩飞面色阴郁的扔下一句话,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