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城西近郊。

肖发伶所在的小区因为刚刚发售不久,大部分住宅都处于装修阶段,所以此时的入住率并不高,远远望去,水泥森林一般的楼宇之间,只有零星的灯光亮起,数百户住宅,目前最多也就分散的住着十多户人家。

“嗡嗡!”

随着一阵汽车轰鸣的声音泛起,两台私家车沿街边停滞,车门敞开后,赵磊和赵宗宝、二双、小焦四人,还有朴灿宇和他身边的三个青年,总共八人站在了街边,赵宗宝也随即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一台捷达王从远处驶来,一个二十出头,穿着羽绒服的小胖子也推门下车,对赵宗宝咧嘴一笑:“过来了,宝哥!”

“啊,我要找的人,在哪呢?”赵宗宝语气急促的问道。

“宝哥,我为了给你找人,正经费了挺大的劲呢!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不让透露租客的隐私,这是规矩,呵呵!”小胖子一句正事没说,首先邀功道。

“哎呀,我不让你白帮忙!”赵宗宝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现金塞给了小胖子:“说正事!”

“前面十字路口,C栋五号商网,拐角就能看见!我带你们去!”小胖子接过钱,一副狗腿子的嘴脸顿时展露出来。

“不用,你走吧!”赵磊摆摆手,回绝了小胖子:“别人问你,知道怎么说吧?”

“你放心吧大哥,我不是说了嘛,我们这个行业,不能透露客户隐私,我要是胡说八道,砸的也是我自己的饭碗!”小胖子很懂事的点了点头。

“车扔这,步行过去!”赵磊摆摆手,一行人沿着街边开始快速行进,身影被街灯无限拉长。

花田中的绝美女孩笑容肆意

……

二层商网内,因为这里没有供暖,所以房间里的温度极低,虽然有一个电暖风一直开着,但对于没有屋门的房间来说,似乎起不到多大的取暖作用。

“啪!”

黑暗当中,吴志远点燃了一支烟,随即从床上坐起,拿过了一边的军大衣。

“都几点了,你还不睡啊?”肖发伶裹着被子,躺在插着电热毯的简易床上问道。

“不知道吃啥吃坏了,肚子不太得劲,我去拉个屎!”吴志远拿起一包纸抽回应道。

“你上厕所去楼下,别在楼上,味儿太大了!”肖发伶此刻也有点困,迷迷瞪瞪的插了一句,他们这个商网,连马桶都没有,只能往预留的排污管道里排便,人上完厕所之后,味道能遗留很久。

“我知道!”吴志远应了一声,随后开着手机的手电,直接去了一楼的卫生间,调整了一下合适的蹲位,随后就开始用手机看着。

“咣啷!”

吴志远这边刚把屎拉出来,恍惚间就听见了一阵窗户的响动声,登时蹙眉:“发仔,是你吗?”

静谧无声。

“操!”吴志远以为是风吹的,所以没当回事,继续低头看起了。

“沙沙!”

数秒钟后,一阵轻微的摩擦声再度响起,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清晰。

“……妈的。”吴志远两次听见异响,忽然感觉事情不太对劲,按熄手机屏幕后,连屁股都没顾得上擦,就动作极为轻缓的起身,顺着没有房门的卫生间往外瞥了一眼,随后便愣了一下,因为他清晰的看见,一楼的后窗户那边,开发商原带的劣质护栏,已经被拧断了两根,不仅后窗大敞,而且还有人影闪动。

“艹你大爷的!”吴志远看见这一幕,低声嘀咕了一句,脑门霎时冒汗,迈步就要出门上楼。

“嗖!”

吴志远刚刚向门外准备迈步,躲在门外的小焦猛然挥手,一把钢刀划破虚空,对着他的面门,粗暴的横扫而来。

“刷!”

面对迎面而来的钢刀,吴志远上身晃动,异常灵活的躲开了这一刀,他虽然没有防备,但一个拳击手的应激反应,是绝对够用的。

“当!”

钢刀贴着吴志远的头皮剁在门框上,瞬间卷刃,而吴志远也闪身躲到一旁,对着小焦侧膝盖,一脚跺了上去。

“咔嚓!”

断骨声响起,小焦的膝盖被吴志远从最脆弱的角度发起猛击,当场脱臼。

“啊!!”

小焦一声哀嚎,脑门冒汗的跪在了地上,吴志远也在小焦跪地的一瞬间,简单粗暴的按着他的侧脸,直接向墙上撞去。

“嘭!”

一声闷响,小焦头上的伤口在墙上留下一处血痕,身体软塌塌的倒下。

“你妈了个B的!”第二个从窗户翻进来的赵宗宝,在看见吴志远三秒内制服小焦的一幕以后,也精神紧张,直接掏枪。

“砰!”

子弹打在墙上,泛起一点火芒,吴志远也随即一个翻滚,冲到楼梯口之后,连滚带爬的就开始往二楼跑:“发仔!进贼了!!”

窗口那边,赵磊听见吴志远的吼声,也一步跨进了屋内:“抓紧上,快点!”

“踏踏踏!”

二双和赵宗宝闻言,齐刷刷的挡在赵磊身前,速度极快的向楼上涌去。

……

二楼房间内,肖发伶听见吴志远的吼声,连衣服都没顾得上穿,瞬间从被窝子里面窜出来,同时在床底下掏出了一把手臂长短的双管私改猎,将半个身位探出了门框。

“我!”

吴志远在楼梯口露头以前,就提前发出了预警,随后快速闪进了隔壁的一个房间里。

“踏踏!”

通往楼上的楼梯上,二双听见吴志远上楼时报过身份,就确定楼上肯定有人架枪,所以在跑动的过程中,直接脱下外衣扔了上去。

“吭!”

羽绒服被凌空打碎,飘出无数鸭毛,飞溅的铁砂在墙面上打出一片火星,将三人压制的不敢露头。

“骨碌碌!”

与此同时,在吴志远所在的那个房间里,也有四五个筒状物向楼梯口滚来,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便泛起了滚滚浓烟,而且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将众人的可视距离,瞬间拉到了不足一米。

吴志远扔出来的东西,叫做灭蟑烟剂,也叫除虫烟雾.弹,其发明原理就是借鉴了军工高效发烟技术,尤其是在这种密闭环境下使用,效果足以媲美军用烟.幕弹,而且来源方便,在淘宝上一搜一大堆,而吴志远在买完这些烟剂之后,还往里面兑了一些辣椒粉,所以烟雾十分呛人。

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商网二楼已经浓烟滚滚,而吴志远在扔完烟雾.弹之后,也掩住口鼻,快速向肖发伶的房间跑去。

“妈的!”楼梯上的赵宗宝见赵磊被呛的咳嗽连连,拎着枪就要往上冲。

“回来!”赵磊眼泪横流的拽了赵宗宝的胳膊一把,低声道:“别冒险,把人撵出去,让朴灿宇扛着!”

“砰!”

赵宗宝听见这话,把手伸上去胡乱开了一枪,随后开始迈步下楼。

“嘭!哗啦!”

肖发伶和吴志远两人在房间汇合之后,肖发伶抡着私改猎,粗暴的砸碎了房间玻璃,随后全身只穿着一条内裤,攥着私改猎和手机窜出了窗外,站在了旁边一栋一楼商网的房顶上。

“我殿后,你走!”吴志远攥着一把仅有四发子弹的仿五四,对着肖发伶低吼了一句。

“这不能留人,分开走!”肖发伶摇了摇头,把手里攥着的两发猎.枪弹往嘴里一咬,沿着黑暗的夜色就开始向远处逃窜。

“踏踏!”

吴志远等了差不多五秒钟左右,发现没人跟出来,也直接从一楼房顶跳了下去,开始往小区院里跑。

……

肖发伶沿着房顶跑出了十几米以后,目光向吴志远所在的方位一扫,正看见一个青年从吴志远斜后方的一台商务车后面,对着吴志远举枪。

“吭!”

肖发伶看见这一幕,本能间提枪在手,在没有瞄准的情况下,一枪闷了出去。

“嘭!”

大片钢珠挥洒出去,将商务车闷的晃悠了一下,一只后胎当场炸裂,那个原本举枪的青年,也被压制在了车后,指着肖发伶的位置喊道:“上面还有一个!”

“踏踏踏!”

吴志远被肖发伶支援了一下,趁机跑进了一处楼空,开始继续逃窜,而朴灿宇听见同伴喊话之后,也带着另外一人,向肖发伶这边移动了过来。

“咯嘣!”

肖发伶松开铰链,枪管应声弹开,两枚弹壳也随即抛飞,他压低身体,在移动的同时,将嘴里叼着的两枚猎.枪弹压进了枪膛。

“砰!”

楼下的朴灿宇见肖发伶露头,甩手一枪打了过去,子弹将楼顶的一个太阳能热水器打爆,开始哗哗淌水,另外一人也在朴灿宇的掩护下,开始沿着外墙的爬梯向楼顶赶去。

“嘭!哗啦!”

肖发伶压低身体,砸碎对面二层商网的玻璃之后,一个闪身,直接窜进了屋内,随后横穿整个房间,再度砸碎了另外一面的玻璃,沿着二楼跳了下去。

“呼啦啦!”

肖发伶落地后,朴灿宇双手持枪,步伐稳健的追了上来,在他身后不远处,从商网那边退出来的赵磊和赵宗宝、二双三人也随即追了过来。

“艹你妈!还跑呢?!”那个上楼顶追肖发伶的青年追到二楼窗口之后,提着仿五四,直接指向了他的后心。

“吭!”

肖发伶猛然抬手,对着二楼窗口崩了一枪,将青年压回去之后,几步窜到了旁边一栋没住人的楼道门口,直接拽开门窜了进去。

【周日不加更,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