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神茶,则是神色冰冷,双目带着嗜血的魔芒,一步之下迈出,沙哑的狂笑道:“怎么不逃了,区区一头当年看守此地洞府的火龙灵,竟然也敢噬主!”

神茶说着,右手掐诀向着上方一指,口中低喝:“且让你等看看当年魔父的神通之术!!”

此言一出,立刻那神茶所在之处,随着其一指立刻就有一股黑色的魔火轰然而出,这魔火刚一出现便立刻向着四周横扫,浓浓的高温弥漫,顿时就充斥了这第七层的天地之间。

就连整个天空,也是被魔火弥漫,横扫之下天空瞬息间就成为了一片黑色,尽是魔之火焰,这火焰内散发的高温,也蕴含了魔气,不但可以焚烧一切,更是魔气入体,使得仙魄崩溃。

一时之间,天空之上魔火覆盖,那头火龙怒吼中立刻火焰疯狂的散开,欲与天空之魔火对抗,其身更是一动之下顿时这第七层地动山摇,那火龙庞大的身子,直奔神茶而去。

神茶嘴角露出冷笑,右手从伸向天空落下,一指点在了那咆哮而来的火龙身上,就在这一刹那,立刻天空的魔火呼啸降临,如同一道道魔火流星,轰然间直奔火龙弥漫。

这一幕,惊天动地,只见天空无尽魔火刹那间就落在了火龙身上,魔火不断地落下,转眼就把火龙身覆盖,使得这火龙看起来,身好似魔气滔天。

阵阵怒吼以及惨痛的咆哮回荡,那火龙挣扎中一头撞来,但却在临近神茶的瞬间,神茶右手向前一按,顿时就有一股无形之力弥漫,竟然在距离十丈之时,把那冲撞而来的火龙生生的抓住。

任凭那火龙如何挣扎与咆哮,竟然都丝毫无法挣脱,这一幕看的蚩尤立刻倒吸口气。

“你竟然已经可以施展帝江的神通,更是可以发挥其身体内的无形之力!!”蚩尤眼中露出骇然,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切意味着眼前这个神茶,夺舍帝江肉身已经达到了心身归一的地步。

没有任何犹豫,蚩尤内心苦涩中放弃了一切进攻的打算,再次后退,他明白,以自己的实力,即便是加上这洞府内的所有人,也绝无法再改变帝江被夺舍的这一现实。

“本魔当年不惜一切代价,更是与帝江在这肉身内斗了无数万年,为的,就是帝江的仙识记忆与身修为,更重要的,就是这具肉身!”神茶隔空抓着火龙,向前迈步走去,口中更有狂笑传出。

格子衣佐小夕秋风里摇曳

“蚩尤,你我当年在神宫星就是大敌,如今你在本魔面前,就如同蝼蚁,待本魔彻底完的与帝江肉身融合后,就可以真正的拥有这具被帝江祭炼了无数年,可以破开一切法则,天地间没有任何地方能阻拦脚步的法则之体!

有了这具身体,本魔更是可以追溯魔父的脚步,达到了我魔神一族真正的境界,一旦到了,我神茶就可以进入神宫星遗迹,获得真正的魔神之力!”

神茶的狂笑之声回荡,他身子前行中,那火龙挣扎的不断后退,怒吼连连,但却在神茶一挥之下,火龙立刻被抛出。

“帝江神通,混沌焚天海!”神茶双眼魔焰轰然而动,刹那间这第七层地面,顿时就有无尽魔气弥漫,这些魔气之浓郁,好似成为了实质,竟然在转眼间,就化作了一片魔海!

怒浪翻滚,王墨身在其内眼中露出震惊,不仅是他,此刻就连那玄皇也是身在魔还内无法自拔,就连蚩尤也是如此。

远处那火龙,同样在魔海内咆哮,但一双龙目内,竟然也有骇然。

随着神茶一句焚天海,顿时这魔气所化的海水,立刻沸腾起来,阵阵魔气升空之下,这海面刹那间就出现了无数气泡,更是蕴含了无法想象的高温。

这焚天海,取的就是把整个海洋煮飞,让其完消散崩溃的意义,更是让一切深陷其内者,没有半点挣扎出的可能。

随着与这神茶的短暂接触,王墨已然发现,此人随着时间的度过,似乎越来越强,比如这神通,在之前第九层,此人怕是很难施展,但眼下,竟然可以把当年帝江的神通用出。

想到帝江的神通无数,王墨就头皮发麻,但此刻却是容不得他多想,身处魔海内,那无尽的海水弥漫之下,波涛卷动。天空中的魔火更是不断地下沉,整个魔海内顿时出现了大量的水汽。

眼看这海水越来越少,在那魔火下就如同困牢,可以把人困在其内生生的焚烧煮死,就在这危机之时,远处的玄皇脸上露出惨笑,咬牙之下右手一拍额头,顿时其肉身“轰”的一声,就此崩溃!

这崩溃中顿时就有一股疯狂的冲击轰然而出,向着四周一推之下,竟然使得这海水出现了一个漩涡,更是连天空下沉的魔火,也有凹陷。

在肉身自爆的刹那,玄皇仙魄一冲而出。

“今日生死危机,老夫宁可去拼一下,也不愿被煮死在这里!”在玄皇仙魄飞出的瞬间,他双臂蓦然伸开,眼中露出果断之色。

随着其双臂伸开,立刻就帝江洞府所在的勾牙无尽地界外,那无尽的星空中,火真灵以及六个老者等人所在之处,顿时星空中无尽之地,蓦然间就有五颗星星散发出无法形容之光。

此光照耀之下,弥漫星空所有范围,无论在任何地方,只要是处于仙都星域内,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空中,突然之间多了五颗星星。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无法阻止这五颗星星散发的光芒,而此刻,这五颗星星中其中一个,骤然间光芒暴增,立刻就把其余四颗部掩盖,更是在其光芒至巅峰的刹那,这一颗星星蓦然间好似从天空掉落,直奔虚无而去。

星空中,那老者与那绝美的女子,二人正前行中,突然同时抬头看向远处,那老者神色如常,喃喃道:“有人在渡劫”

那五颗星星中最闪亮的一颗掉落,其速之快,远远的超过了一切仙者可以达到了极限,几乎刹那就疯狂的临近火族真灵寻到之处,轰隆隆的声音回荡星空,那最闪亮的星光弥漫,在临近的刹那消失在了此地一处尘埃之内。

穿透了尘埃,进入勾牙无尽地界,更是引起了勾牙无尽地界内魔气倒卷,这星光“轰”的一声更是穿透了大地,直奔帝江洞府,轰轰之声下,连续穿梭了六层,直接进入到了第七层,那一片被焚天海之内,落在了玄皇的仙魄之上。

在这一瞬间,玄皇身修为疯狂的暴增,但他神色中却是露出痛苦,更是惨叫起来,借着渡劫来临之力,玄皇一冲之下竟然破开了天空的魔火,直奔前方冲去。

他的仙魄,在那星光弥漫下,正在飞快的消散,对于立仙道来说,渡劫,这只是刚刚开始。

神茶本欲隔空抓向玄皇,但目光一闪,放下了手臂。

“以重伤的状态提前经历渡劫,此人若是不死,成功的话,倒也可以成为我一个魔奴”

而此刻,被困在魔海内的蚩尤与王墨,还有那火龙,已然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帝江之神通,再加上神茶魔气,使得这焚天海的威力,已然达到了极为可怕的程度。

海水大范围的减少,其内的温度更高,甚至以王墨的幽冥鬼火与雷仙体肉身,都感受到了那种炙热的痛苦,但任凭他如何挣扎,也还是无法从这海洋内冲出。

天空的魔火此刻已然部落入海面,立刻就使得这焚天海之神通,达到了巅峰。

王墨眼中露出焦急,阵阵火热的气息不断的冲击身体,使得他整个人好似好似要被生生的煮熟,肉身一阵酸软,在这危急之下,王墨眼中露出苦涩,他一生很少算错,但这一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算错了。

若是之前与羲逍汝瑶离开,或许眼下也不会陷入在这危机之中,但即便是那样,他们三人也还是无法逃出这里,终究会有被追上之时,那个时候,同样还是要面对这可怕的神茶。

前与后,结局都是一样,王墨一生多次凶险,无论是当初面对师家老祖,还是面对多个家族追杀,亦或者是在伤门之时面对都外之界,一次次的危机,从没有让王墨屈服,这一次,王墨有心不屈服,但现实却是残酷。

只是,这一切还是无法让王墨的仙心崩溃,无法让他放弃,王墨双眼露出精光,他还有根本之力!

而此刻,这魔还几乎已经部消散,只剩下无尽的魔火弥漫四周,不断地燃烧之下,欲要把其内的一切生灵,部烧死。

那火龙此刻也是神色萎靡,身子渐渐缩小,即便是它,在这里也无法承受。

蚩尤更是身魔气纵横,但这一切,显然也是徒劳。

神茶的狂笑之声回荡,他盯着在魔火,此刻在他的肩膀上,盘膝坐着一个小人,这小人正是那黑衣人的仙魄,只不过此刻缩小盘膝坐在了那里。

在这黑衣人仙魄外,一条炎龙环绕,黑衣人死死的盯着魔火内的火龙,眼中露出贪婪。

“这头火灵龙是当年帝江炼化而出,对于帝江忠心耿耿,以它的灵智,自然分辨的出本魔并非帝江,你既然是天魔弟子,这火龙便送你吞噬!”神茶声音平静,右手抓起肩膀上的黑衣人仙魄,向前猛地一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混沌八皇》,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