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一个人形雕像,竟然抬起石手搭在了天机的肩膀上面。

同时另一只手正持着长矛,赫然高高举起,然后朝着天机的身体重重地落下!

“我的妈!”

天机吓得一跳,当即身上爆发恐怖的九品力量,瞬间将眼前的人形雕像轰飞!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在和这群人形雕像不断地周旋着。

当属李苑清战力最弱,只能尽力去躲避这些人形雕像。

而韩帝和晋风骨二人,则是不断动用战力,朝着人形雕像疯狂轰炸!

“们这是触发了什么机关?这些人形雕像怎么都活过来了啊!我的徒儿啊,说的果然没有错,这些人形雕像竟然都是活的!”

天机哀嚎一声,赶紧加入战斗。

晋风骨面色严峻,一手持着长剑,长剑刺上来的人形雕像猛的劈砍下去!

锋利的长剑直接劈砍下来人形雕像的石头手臂。

正当以为就这样可以让人形雕像失去战斗力的时候,晋风骨看着眼前的人形雕像,竟然弯下腰捡起来它断掉的石头手臂,然后重新的装回手臂。

清纯美女高清图

另一边,韩帝浑身金色外散。

他捏紧拳头,金色的力量凝聚在拳头之上。

眼前两尊人形雕像上前,韩帝朝着面前踏出一步,满含怒火的双拳直接朝着两尊雕像的胸口轰上去!

轰隆隆!

巨大的爆炸声音响起,动作之夸张程度波及了在场的所有战斗。

尘埃散去,石头飞扬。

韩帝盯着躺在地上的两尊人形雕像,它们的胸口处已经被完全的击穿,可以看见身后的地面。

不过,人形雕像没有流血。

它们也没有痛苦。

当然,他们是石头做的,也没有人所感受到的情绪。

紧接着,韩帝看着这两尊人形雕像突然动了,它们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顺着地面爬行。

它们在不断地找着散落在地上的石头,然后一点点地安回洞穿地胸膛。

看见这一幕,韩帝眉头紧皱。

如果这群人形雕像一直拥有这种自我修复的能力,那么没有人能够灭杀它们,而它们可以凭借源源不断的自我修复,从而磨死任何敢入侵青铜石门的人。

天机脸色一变。

他想到了什么东西:“别打了,赶紧脱战!这些东西杀不死了!”

“如果我记得不错,这些东西应该是用传说之中的一种特殊石头制作的。相传这种石头乃是从上古大神女娲娘娘修补苍天的七彩石遗漏下来的边角料,虽然只是边角料,但是却拥有了无法想象的自我愈合能力。”

“这群石人就是不死的存在,经常用来作为守护墓葬,这是因为无论过多久,它们都不会背叛墓主人!”

闻言,几人顿时后撤。

青铜石门在开启了两米的缝隙之后,就自动的开始缓慢地闭合。

天机发现了这个情况,赶紧大喊。

“快点,青铜石门就要关闭了,时间不多了,最多还有十五秒就要完全闭合!”

场上,十八名人形雕像,正朝着青铜石门入口不断地包围。

天机最先抵达青铜石门的门口。

此刻只剩下一米的空隙。

李苑清紧随其后,天机赶紧让李苑清先过去青铜石门。

晋风骨横扫一剑,凌冽地剑气瞬间将面前三名人形雕像拦腰砍断,暂时的中止他们的行动能力。

趁着愈合的空隙,晋风骨马踏飞燕,脚步轻点阶梯,迅速抵达门口。

韩帝则是最后,此刻被十名人形雕像团团包围。

天机站在青铜石门中间,朝着韩帝大声喊着:“韩小子,快点啊!马上青铜石门就关闭了,赶紧跑过来啊!”

腾!腾!

突然,两道长矛刺到天机的面前,天机露出怒容,两股力量猛然轰上去。

这两名人形雕像被轰飞在地面。

三人随时可以进入青铜石门内,但是韩帝距离青铜石门还有一段距离。

门缝仍然在不断地缩小。

现在仅仅只能穿过一个成年人的身子了。

韩帝咬紧牙齿,面对十几尊人形雕像地包围,他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庞大。

特别是,这些人形雕像全部都拥有货真价实的九品战力!

随便一个都比他的境界要高,实力要强!

很快,其他破损的人形雕像愈合完毕,朝着韩帝包围了过去。

那些原本朝着天机发动攻击的人形雕像,此刻皆是调转方向,朝着韩帝跑了过去。

天机瞪大瞳孔,准备跑出去救韩帝。

咚!

青铜石门在最后一刻,竟然提前加速,重重地合拢!

天机没有来得及停下来,重重地撞在青铜石门上。

然后,一切尘埃殆尽。

周围陷入死寂。

外面所有的战斗声音全部消失不见。

他们和韩帝,就这样被分隔两边。

此刻,青铜石门之外。

韩帝竭尽全力,浑身金光迸射,挤压自身所有的力量,欲要突破层层防线,然后一举冲破这十八雕像的防线。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撞击声音响起。

韩帝用尽全力朝着面前的人墙轰上去,可是结果并不如意,他整个人如同撞在一个坚不可摧的高山上面!

巨大的反弹力让他瞬间反弹了回去!

砰!砰!

韩帝重重地摔在地上,整个人气息迅速衰落。

身上到处都是伤势,看上去狼狈不堪。

“啐!”

韩帝咬着牙齿,一口废血从他口中吐出来。

金色的血液显得失去了光彩,看得出来韩帝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他捏紧了拳头,心中满是愤怒,以及对自己无能的憎恶!

曾几何时,他也是叱咤风云,享誉大华国的第一人!

现在如今,竟然在一个墓室之中落的如此狼狈的地步!

甚至,连一个区区的石头制作的雕像都不是对手!

他的心中,除了愤,就是不甘。

当眼前十八雕像将他围起来的时候,他的内心又涌起了绝望和不甘。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无法扭转的宿命。

或许,现在他选择慷慨赴死,能够使一种解脱吧。

突然,韩帝嘴角浮现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也没有了反抗之意。

因为,青铜石门已经关闭了,这意味着他没有办法进入了。

同时,因为碑墓的特殊,后路已经消失。

这青铜石门之前,应该就是他最后的葬身之地了。

一个八品巅峰,如何能够同时面前十八名九品雕像?

“命,运?”

“呵呵……”

韩帝躺在地上,身上不断流血,他发出了轻蔑的嘲笑声。

不过,这声音之中带着更多是自嘲。

“命运说我阳寿155岁,可我纵然苟且能活到那一天,但是无力去保护周围的人,看着那些人全部因为我遭遇凄惨的下场。”

“与其拥有这世人羡慕的岁月,不如奔赴黄泉,趁早的了断这一切。”

说完之后。

韩帝缓慢闭上眼。

他已经做好了赴死了准备了。

十八尊雕像将韩帝团团围住,每个人眼珠子都散发着诡异的金色。

它们举起手中的长矛,十八道尖锐的矛头对准韩帝。

下一刻。

所有矛头齐刷刷的落下,朝着韩帝的心脏猛的插下去!

……

“老师,他还在外面!那么多敌人,他怎么可能是对手啊!”

李苑清急的眼泪都落下来,不停的想要将青铜石门扣开,但是凭借她的力量,如何能够打开这整个碑墓最结实的青铜大门?

天机咬紧牙齿,捏紧拳头重重地朝着石门轰上去。

“该死!我不应该那么急着放珠子,应该先将情况摸清楚的!”

晋风骨作为唯一冷静的人。

他朝着面前看去:“当务之急,不是在这里哭哭啼啼,自我谴责的时候!如果想要救他的话,最好抓紧机会前进,面前或许有机会能够救他!”

“否则,们在这里继续这样,除了徒劳的拖延时间,没有任何的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