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楼大厅里,黄硕听完李静波的一番话,登时咧嘴一笑:“别扯淡!东哥还在里面等着你喝酒呢,到底写多少?”

“八十八万!银行卡的密码是卡号尾六位!”李静波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艹,你这个数额是不是有点高啊?”黄硕看见李静波一脸认真的模样,也跟着正色起来。

“你不是说了吗,今天是我大哥集团开业的日子,总得有份大礼用来压礼账!而且这钱是用长天集团名义送的,不是我个人!就这么写吧!”李静波憨厚一笑,没有多说。

“你这个数多少有点猛,我得先跟东哥打个招呼!”黄硕犹豫了一下,准备起身。

“行了,我是来随礼的,送多少钱哪有跟收礼的打招呼的?就这么记吧!”李静波拽着黄硕的胳膊,让他坐在了椅子上。

“行,写上吧!”黄硕见李静波坚持,也就没说别的,对财务点了点头,随后笑着开口:“哥们,你这能量要是这么充足的话,明天我想支一个早点摊,要不你也给我随点礼呗!”

“哈哈,你好好干!等你开业了,我给你转八十八红包!”李静波抓起一把瓜子,跟黄硕扯起了犊子。

就在两人聊天的同时,站在酒楼入口的薛猛听见这番对话,发现李静波居然真的用长天集团的名义,给杨东写了八十八万的礼,登时立睖起了眼珠子就要往前走:“哎呦我艹你妈!这睁怂疯了?”

“猛子!你要干啥!”成佑赫看见薛猛的动作,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我能干啥,把钱要回来呗!你没看见他随多少钱啊?”薛猛闻言,扭头看向了成佑赫:“这个傻逼本来就是跟杨东穿一条裤子的,他现在走公账扔了八十八万,自己指不定要吃多少回扣呢!他一个外人,凭啥拿我们薛家的钱送人情啊?”

“你别扯淡!今天这是个啥场合,你不知道啊?”成佑赫再度劝了一句,随后压低声音道:“你们西北长天来这边,是投资的!而且今天周航和许多省市领导都在,你如果在这因为写礼账的钱跟李静波撕逼,别人得怎么看你啊?”

健身美女娇俏袅袅婷婷活力四射图片

“那我要是不吱声,这钱不就白瞎了吗!”薛猛不忿的开口。

“你的身份,是长天集团二公子,如果因为几十万在这闹事,那不更砢碜啊?李静波不管做了啥事,那都是你们集团的内部事务,但你要是因为这个事跟杨东撕逼,真就丢人了!”成佑赫跟薛猛的关系确实不错,所以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了一下。

“他妈的!这个王八蛋办事,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薛猛听完成佑赫的一番话,沉吟片刻以后,扭头就往门外走去。

“你去哪啊?”成佑赫快步跟了出去。

“你不让我在这闹事!那我还不能走啊?”薛猛烦躁的问道。

“你想走,也得先把礼随了啊!”成佑赫挽留了一句。

“随个屁!他都以长天集团的名义,怼进去八十多万了!我还扔鸡毛钱啊!走吧,换个地方坐一会!”薛猛摆摆手,迈步奔着一台行政版的路虎走去,这台路虎,本来是分公司配给一把手开的,但薛猛到了这边之后,始终把这台车当成了自己的私家车,李静波出入的座驾,则是公司办公室的一台奥迪A4。

“哎!你这是啥脾气啊?”成佑赫看见薛猛扭头就走,无语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快步跟了上去。

“大赫,你也过来了啊!”就在成佑赫迈步的同时,一个中年刚好跟他擦身而过,随后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

“正好,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你进门之后,帮我写个礼!”成佑赫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

“行啊,写多少?”中年点头。

“我和薛猛,一个人写两千,这钱我在微信上转给你!”

“拉倒吧,这钱我替你出了!等你闲着的时候,请我找俩姑娘就行!”

“妥!”成佑赫点头一笑,快步向着薛猛追了过去。

……

三合集团开业这天,来道喜的人不少,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而杨东身为东道主,自然也得面面俱到,在大厅和包房里喝了一圈之后,最后才去了李静波所在的房间,这个屋里,都是跟杨东关系比较近的朋友,除了周航,还有省高检的龚家明和市局的云丹贡布等人,而李静波因为是以长天集团分公司负责人的身份来的,所以在这种公共场合,也被安排到了这个房间里。

“听说你今天出手挺阔绰啊,给我怼了八十八万!”杨东敬了一圈酒之后,笑呵呵的对着李静波问道。

“多吗?我感觉正合适啊!哈哈!”李静波憨憨一笑,没有多说。

“集团开业而已,者的这份礼,有些重了!我知道你花这么多钱,是为了让我的账面上好看!但这种钱花出来其实没多大必要,而且咱们的关系,也不需要用钱来支撑,这样吧,你的心意我领了,这钱我扣下两万,剩下的,让财务私下给你转回去!”杨东坐在李静波身边,声音不大的回应道。

“哥,你这是干啥,埋汰我呢?我就是再穷,还能在你这赚缝子钱吗?”李静波嘿然一笑:“这钱是以长天集团的名义写的,走的不是我个人的腰包,当初分公司能落地沈Y,凭你的关系,所以这也是我岳父的一点心意!”

“这钱,是薛总出的啊?”杨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呗!所以给你送来,你就安心收着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嫌钱多的呢!”李静波再度一笑。

“来吧,我跟你喝一个!”杨东听见这话,微微一笑,也就没在多说什么,转开话题继续问道:“算起来,你到这边都已经几个月了,老婆孩子什么时候来啊?”

“她们娘俩还得再等等。”李静波一怔过后,语气流畅的回应道:“分公司这边虽然稳定了,但是实验室和工厂始终也没闲下来,我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就算薛茜带着孩子来了,我跟她们也是聚少离多,何况她从小就是被家里宠大的,也不怎么会照顾孩子,在兰Z那边,家里的亲戚和保姆能帮衬一把,我岳母没得早,我孩子就认家里的那个保姆,而那个保姆也不可能因为我的工作调动,就跟着来东北!”

“也对!不过等工作稳定以后,还是要尽快把家搬过来,男孩子么,从小还是得跟在父亲身上长大!否则的话,总是缺东西的,而且长大以后,也缺一份男人味!”杨东笑着点头。

“我尽量,等忙完了这阵子,再跟薛茜聊一聊!”李静波答应一声,随即端起了酒杯,但实际上而言,他自从离开兰Z来了东北这边之后,跟薛茜的关系就始终不怎么好,很多时候李静波想孩子了,给薛茜打电话,她根本就不在家,儿子也在大部分时间都被扔给了保姆照顾,许多时候李静波一个人在这边深夜睡不着的时候,就只能通过那边家里联网的监控,看一看躺在婴儿床里的儿子。

当天中午的酒局散罢,众人并没有分开,除了一些过来吃顿饭,露了个面的朋友之外,杨东又安排了好几个地方,跟林天驰、罗汉分别带队,带着众人唱歌、打牌、洗澡,总之是按照众人的不同喜好,安排了一系列的娱乐活动。

……

下午两点多钟,薛猛跟成佑赫吃完了一顿饭,也回到了分公司里,长天集团设立的沈Y分公司跟三合一样,也是租赁的办公楼,但办公面积小了很多。

薛猛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但当天中午他跟成佑赫的这顿酒,喝得并不是很尽兴,因为他心里始终都装着李静波随礼八十八万的那件事。

薛猛虽然是个败家子,但他的为人正如李静波曾经向杨东评价他的那样,他这个人很独,自己怎么败家都行,因为钱花出去,让他舒服了,但是别人动薛家的钱,就会让他感觉很气愤,因为这钱不是他花的,而且他还很不舒服。

薛猛回到分公司以后,脸色阴沉的推门走进了财务室里。

“薛副总,你来了!”财务室的主管叫文雪,是一个四十多岁,但保养不错,模样也不错的少妇,文雪在长天集团内,也算元老级别的人物,因为西北长天集团在沈Y这边的投资,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前期的设备购进和实验室设备等等费用,就接近五个亿的投资,这么大的项目,自然也得有她这种让薛仲元放心的亲信过来压阵。

“你别跟我说没用的,我问你,李静波那笔钱是谁给批的?!”薛猛本身就是一个没啥礼貌的人,平时在集团内部的名声也挺臭,面对他这种跟人交流的方式,其他人也大抵都习惯了。

“他的钱,是走正规流程批的呀,有什么问题吗?”文雪开口解释了一句。

“正规流程?你他妈什么钱都敢给他批,是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跟李静波滚到一个被窝子里面去了?你是真拿我们薛家人当傻逼呢?还是他妈的是让李静波给艹迷糊了?!”薛猛听见这话,嗷的就是一嗓子。

财务室里的其他几名员工听见这话,齐齐懵逼。

“薛猛!你说的时候,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有问题你可以讨论问题,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文雪被薛猛用这么难听的话骂了一句,气的脸色涨红,声音颤抖的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