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得很远?

耶律楚南从懵逼的状态中缓过神来,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位老者。

他知道自己认错人了。

尴尬!

可是,被人说剑术很差,他很不服。

耶律楚南强忍疼痛,擦掉嘴角的鲜血,挤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道:“您是?”

哲别离厉声道:

“耶律楚南,你个王八蛋……还不赶紧给陆前辈磕头认错!?”

耶律楚南:“???”

不就是认错人了,何至于这么大惊小怪,还要我磕头认错?

正要发作,哲别离继续道:

“这位便是魔天阁的阁主……陆前辈!”

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

说着哲别离以每秒十次的频率向耶律楚南眨眼睛。

还好耶律楚南没有像电视中那种弱智配角一样说一句你眼睛怎么了,而是立刻领悟了哲别离的意思,当即理好态度,单膝跪地道:

“陆前辈,这是一场误会,我以为您是哲别离……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陆州看着耶律楚南说道:

“好一个认错人了。但凡换一人,便是你剑下亡魂。岂是你一句认错人,便能了的?”

“这……”

耶律楚南继续道,“我愿赔罪。”

“你如何赔罪?”陆州反问。

“……”

哲别离连忙道:“陆前辈,还本就是误会一场,耶律楚南固然有错,但罪不至死啊。”

陆州一边抚须一边点头说道:

“老夫也不是不讲理,行凶者,理应惩罚。你这把七星剑,老夫没收了。”

“……”

哗。

耶律楚南没有说话,而是瞪着眼睛站了起来。

对于一名剑客而言,剑,便是第二生命。现在有人要夺走他的第二生命他岂会甘心?

这一站起来,颇有大动干戈的意味。

沈悉立马向前,怒瞪耶律楚南,喝道:“你想干嘛?”

耶律楚南的一股子气,立时被这话浇了一盆冷水。

十分憋屈难受,不敢有意见。

陆州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哲别离闪身来到耶律楚南的面前,回身面朝陆州说道:“七星剑理应拿走,恭送陆前辈。”

“七星剑还不够。”陆州淡淡道。

“啊?”

哲别离心中一沉。

陆州说道:“你亲口说过,黑耀联盟的盟主樊若知受到了耶律楚南的挑战,接到了十多封挑战书,不在联盟。现在耶律楚南却出现在老夫的面前,这话,你怎么解释?”

“……”

哲别离面如死灰。

沈悉也听明白了,笑道:

“胆子不小,敢欺骗陆前辈。还是让盟主出来吧……”

耶律楚南出现在黑耀总部,盟主自然也应该在。

哲别离说道:

“陆前辈……请听我解释!盟主是真的不在场。我发誓!”

陆州根本不理会。

“你在老夫这里已经没有可信度。”

前面撒了一堆的谎,还指望别人相信?

哲别离将耶律楚南拽了出来……

耶律楚南会意,慌忙解释道:

“陆前辈,盟主的确不在黑耀总部。”

陆州说道:

“你的修为差得远,并非所谓的剑道高手。为什么敢出现在这里?先别着急回答,若是继续撒谎,即便是你们盟主来了,老夫也不会给面子。”

哲别离只得如实回答道:

“耶律兄没有挑战盟主,而是答应了加入黑耀联盟,成为黑耀五虎之一。只不过一直没有来总部,常年在外执行任务。他的修为只有六命格,在陆前辈面前,哪敢放肆!”

说话的说话,哲别离还朝着耶律楚南不断瞪眼。

眼神之中充满责备,你这憨货,早不来晚不来,这会来了……

耶律楚南比哲别离还懵逼。

这特么一来就遇到这倒霉事,憋屈死了。

陆州看破不说破,既然他们要撒谎,那也应该是事先串好才对,出了这低级错误,有些不太应该。

陆州不动声色,问道:

“你来这里是挑战哲别离?”

耶律楚南的目光从哲别离身上的长袍移到陆州身上,点点头道:“哎,我一时兴起……此前就跟哲别离见过一次,哪曾想发生这种误会。陆前辈宽宏大量,还望恕罪。”

于正海笑道:

“你这剑术的确有些太差,力量和气势很足,吓唬吓唬一般低级修行者尚可,若遇到我二师弟,死字都不知怎么写的。”

“……”

这话说得耶律楚南面红耳赤,说道:

“晚辈自知学艺不精……我来黑耀联盟也是听说每月十五傍晚,都会有大量飞禽出现,于是便突发奇想,返回黑耀。”

“飞禽?”陆州抬头看了看清澈的天空。

万里无云。

太阳将要西斜,也没见什么飞禽的影子。

哲别离笑道:“这个在红莲界也是常用手段,每到傍晚时,会有飞禽出现,侵扰人类城池。人类利用阵法将其击退,顺便收一些生命之心贩卖给需要的人。这些东西不值钱。”

于正海听得点头。

以前初入红莲的时候,他的确也是这样。

“时间不早了,若是陆前辈不着急,不如留下做客?”

这话里有话,看似留客,实则是在提醒走人。

不知不觉,时间便过去了。

“你刺杀老夫未遂,老夫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你再出五份黑曜石精华,今日的事就此作罢。”陆州淡淡道。

“……”

两个人还以为糊弄过去了。

没想到这老狐狸在这里等着呢。

哲别离、耶律楚南:“……”

哲别离说道:“陆前辈,十五份黑曜石精华已经是极限了,若是再多,那等于是要了黑耀的部家底……这……”

话说到这里,他自己也僵住了。

家底?

这等于承认有这些东西了?

哲别离没有继续说下去,抬手朝着自己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啪。

十分清脆。

“你若是觉得不公道,那便拿出352颗人头。包括耶律楚南。”陆州淡淡道。

哲别离的表情变得扭曲了……何止是难看。

他在挣扎,他在犹豫。

沈悉抬头望天,说道:“时间不早了,阁主。”

看谁急。

陆州说道:“不急,这偌大的黑耀联盟,老夫若想留宿一晚,想必两位不会拒绝。”

“不……不不……会……”哲别离语无伦次。

“那你就慢慢考虑,是要命,还是要黑曜石精华?”

耶律楚南沉声道:

“十五就十五……我替盟主答应了!”

“你做的了主?”陆州反问。

“当然做的了主儿。”

“哲别离之前也是这么说,你俩都能做主,意见却不统一,老夫很想相信你们啊。”陆州抚须道。

耶律楚南一声令下:

“来人,将仓库里的黑曜石精华取出来!”

“耶律楚南!”哲别离瞪眼道。

耶律楚南正气恼着,一想到自己的七星剑拿不回来了,头一铁心一横,说道:“我自会向盟主交代。去拿。”

哲别离不再说话。

这脾气倒像是有点小孩子气了,毁了一个就撒泼,干脆毁了。

哲别离也看得出来耶律楚南在气头上。

不多时。

几名黑耀联盟的成员将一盒子黑曜石精华拿了过来。

那盒子是用上等紫檀木所做,上面刻画着复杂的花纹,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可见这东西一直有人看守,并时刻保护。

哲别离不情不愿地将其奉上。

陆州接过。

叮,获得黑曜石精华*15。

陆州满意点了下头。

他看向哲别离说道:“你好像不服气?”

“没,没有。”

“觉得不公道?”

“公道,非常公道……”哲别离低着头。

“记住,好好活着,才是在修行界立足的法则之首。”陆州说道。

言外之意,没取你性命,你已经赚了。

哲别离躬身:“多谢前辈教诲。”

扑哧。

扑哧。

黑耀联盟总部的附近出现了少数零星飞禽。

众人抬头望天。

“阁主,我们该走了!其他东西,属下明日来取。”沈悉说道。

黑耀联盟哨塔的上方响起声音:

“开阵。”

众多的黑耀联盟成员飞了起来,朝着天空中掠去。

哲别离连忙道:“晚辈替陆前辈开路,这是黑耀的日常清扫任务,请。”